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家庭伦理 »  红尘不可久留

红尘不可久留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46

西出阳光无故人!秀花庵——这座古老的庙宇座落是入关前的最后一个红尘驿站。两个年轻人正在大雄宝殿中虔诚地磕着头,最后他们抽了一支签,一个宝相庄严妙尼为他们解读今趟行程的凶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善哉,善哉!」
  这个妙尼的玉颜风姿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她是否真的生于人间。「敢问师太贵姓?」
  他问。「贫尼无梦。」

  她闭口。并肩,而立,两个人,斜阳下,面对的前方是浩渺无际的沙漠……亘古不变的夕阳把他们身影一点一点拉长,最后合在了一起,象一条细长幽黑的道路,通向了远方……「你不后悔?」
  他说。他的表情很平静,一如深山老林中的一潭死水。「不。」
  她说。她的语气很淡然,仿佛转眼皆逝的一片薄雾。「走吧。」
  他说。说罢就迈步向戈壁走去。他的影子象是摆脱了她的影子,在地下飘行。「好。」

  她说。她的影子很快追上了他的影子。两条蛇一样的影子又合在了一起,象沙漠深处游动而去。「我这次出来要做三件事,」
  他边走边说:「一件是出名,一件是做一轰动武林的侠义之事,一件是杀一个人。」
  「我知道。」
  她很懂得体帖人,很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我知道前两件事你已经做到了,现在你正要去做第三件,也是最危险得一件。」
  「是的,我告诉过你,也许我会死的,所以……」

  他还未说完她就已接口:「所以我更要跟你一起来,因为我是你的妻子。」
  说到最后妻子两个字时,她的口齿似乎显得有些不很灵俐,不自然。又好象是有几分女孩子天生羞涩在流露。她一说完,他就把她搂在了怀中,只觉得为了她的这句话,自己宁愿死千百次。但此行是九死一生,他怎么舍得她和自己冒险啊!于是他又暗暗叹息一声,虽然舍不得,但他又该说什么呢,他能说什么呢。对一个深爱自己的人,他能说「不」吗?他不能,问天下谁又能忍心对自己心爱的人说「不」?就一个「不」字,造成了人间许多悲歌,也成全这样的一段红尘旅途。临近天黑时,这一男一女两人到了沙漠中最神秘的地方「梦驼铃」地带。

「梦驼铃」据说是近年来西部江湖最有势力、心最黑、手最狠的一支狂盗,他们龚断了天山南北所有商旅,有名的古道「丝绸之路」但在其控制下,他们盗亦有盗,专劫一些不义之财,正常的商旅则给予放行。但是即使如此,他们每次对所有商队检查时难免会遭到一些自自恃身手不错者的反抗,因此难免会有一些人被杀;而有人被杀,则意味着有人会来复仇。这样一来,这个原来荒凉的地方,就有了武林故事,江湖传闻。是夜,他们二人到了这个地方,在一块巨大的风岩背后休息。「我不能为你点一堆火来取暖,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他说,依旧是哪种平静的语气,也没有半分的愧疚和抱歉。「我明白,其实你不须多说。」
  她轻轻地说。一日的热浪已让她绝世的面容有所变化,好象黑了许多,嘴唇也不再湿润,而是干涩的。她确实是个懂事的女人。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牺牲,包括美色,衣着。她知道他不看重这些。所以她也就不说这些。她想帮他,完成这最后一个入世的目标,这样就可以跟他回去,去过那向往的日子。一座幽谷中,住着一群人,人们互相关心,忠厚而朴实,大家夜不闭户,一辈子就生老病死在山谷中,不与外界有任何来往……她静静的想象着未来,看着沙漠夜里最有情调的星,突然当她看到一颗流划落星时,她忙闭上眼默默许愿。良久她眼开眼睛。忽然她看到他的眼睛,一如天上的明星,正对着她熠熠生辉。「你在许什么愿?」

  他问,眼中有种异样的神采。「我……」
  她脸上泛起一阵红潮。「能告诉我么?」
  他凝泪着她,好象显得很在乎她。她本来没有勇气,可当看到他的这种眼神时,她不禁身体颤抖,顿了顿,终于她勇敢开口道:「我刚才许了愿,希望我们两人有个孩子,而且是男的。我希望他像你。」
  「这是真的?」

  他说,然后他的眼中有某种情感在闪动。当一个女人愿意为你放弃一切荣华富贵,并且还冒着生命危险跟自己来到这种地方时,你除了闪动泪花,你还能说什么呢?还有必要说什么呢?红袖深情地看着他闪光的双眸,轻柔地说:「小杨,我不后悔的,我不喜欢高老太爷,不喜欢权势,我只想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一生经历了太多的男人,虽然她惊艳天下,但是她明白哪些高高在上的人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人,他们只把自己当作他们赖以炫耀的展品。这些年,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冷漠,可是当她遇到小杨,表面上看上去很冷的小杨时,她终于明白,有人很在意她,她终于明白,他就是自己要找的,等待了一生中会出现的哪个人。不仅他设计救了自己及另外五女出了火坑,更由于他的出色与不凡,他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象他这样打动自己的心。她知道,他看中的绝不是自己的容貌,这就是他跟世上所有男人的不同。因为他是一个不一般的男人——人中之龙。「你能抱一抱我吗?」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几乎低到了脚下。这是她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在她还是一个初谙世事的少女的时候,她就幻想自己有天会在情郎怀中静静地依靠着,听他说所有动听的呵护与安慰,这样她的心情就会好起来。这样的事她很久以前就想过,只是现在她终于有勇气说出来。他没有迟疑,很自然地就抱住了她,他的手很紧,接着他把唇抚上她的。「啊!讨厌……」

  还来不及说完,温热的舌尖已探了进去。「嗯……嗯……」
  的声音从两张纠缠在一起的嘴中不断发出。「杨郎!」
  她微喘着,捏了捏他的脸颊,停息了一会儿,两片湿软的樱唇又凑了上去。她完全引爆了丈夫的热情,热烈回应她的丁香频送;舌尖纠缠,百转千回,彼此的气息越来越热,呼吸愈发急促。她柔润的躯体也越贴越紧,突如其来的接触,加上男人的气息,她全身逐渐趐软,两手软绵绵的圈着老公的颈项。「差点被你融化了。」
  他单手支着头望着妻子微笑着。她一脸春意,调笑地说∶「还要吗?」

  「当然要!」
  她的他又扑了过去,将她紧紧地压着,双手开始不规矩地追寻丰嫩山丘,轻柔但快速地揉搓着。她一阵趐软,双手推得有气无力,那细腻的肤质、敏感的乳尖,令人垂涎。她丈夫一头埋在乳间,舌尖顺着山峰落在那朵细致的乳尖贪婪地吸吮,舌尖顶着乳尖迂回旋转,而那另一个山巅也被另一只的手攻占,两边轮流手口轮攻。她越来越兴奋,下半身开始扭动起来。犹如呓语般柔声,模糊地从她小口中吐出。「杨郎,杨郎……」

  她轻呼着丈夫的名字,而欲火焚身的小杨早已顾不得她说些什么,专心一意地展开攻势。透明而缀满蕾丝花边的性感内衣,早已不知被褪到哪儿,显露出来的三角丛林似乎正发出强力的电波,吸引着寻幽客的探访。一只手轻触那片丛林,游走在那山涧小溪。手刚滑入她的股间就感到一片湿滑,也可以感到蓬门正略为张开,等待着贵客进入。「啊……啊……哦……」

  她感觉到炙热的端点正冲击下身,小杨也极力发挥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潜能,以更强更有技术的插入,将她送入快乐的深渊。私处全体,就像逐渐撑得满满的一样。阴蒂慢慢发麻,变的又热又坚硬。她的双腿张开到了极限,触电的快感,由头部到下体,一直线的穿透。「唔……」

  感觉腰部不断的上浮,她咬着他肩膀拚命抑制住高亢的喘息声。强烈的快感,使小杨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插。同样强烈的快感,也使她无法控制自己口里流泄出荡气回肠的娇吟声。「啊啊,好舒服……」
  有一种全身即将爆发的预感刺激着,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啊……不行了……」

  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上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呼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然后是无止境的坠落。她达到绝顶高潮,小杨在她抽搐的阴道中哪忍得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完全射出后,她的阴部仍缠夹住丈夫的男根,好像仍不舍似地。小杨伏在柔软的肉体上喘气,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小杨吻了香汗淋漓的她一口,拥着老婆的身躯渐渐阖眼,而她则是面露满足的微笑依偎在丈夫怀里安然入睡……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侣,是前生姻缘莫错过。这一夜好美,这一夜好冷……天明,沙漠中的黎明,就是用那种可以用少女的羞涩日来修饰的美,他怔怔的看着朝阳,怀中的她依旧在甜甜中安睡,象一个初生的小女孩,而不象一个惊艳天下的美女。「等我归来!」

  他在沙滩上划下这几个字便独自走了。他要去独自完成这件任务。他要一个人承担任何的困难。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所以他不会要所爱的女人为他而犯险。可惜他似乎并不真正懂女人的心,尤其是一个深爱自己女人的心,所以他错了,这一错就是永恒的痛!两个人的痛。他就是小刀小杨,设计杀了财富满天下的高老太爷的江湖第一人小刀小杨。这一次他要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是找到「梦驼铃」,并杀了他们。他来之前就接受过许多种训练,其中一种就是找人,在大海中找个针,沙漠里找颗沙,也许太难,但要找一个人,尤其是划定了地域方位的人,他是能找到的。

因为他是小刀小杨,与「小李飞刀」齐名的世家的小刀小杨,这足够了。他用小刀在沙子上划下一些方位,然后又抬头辨清了天空此刻的方位,于是他开始了找寻。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他转了很多圈,最后他在个凸起的土包上停住了。然后他的手开始飞动起来,刹时,在他的挖掘下,黄沙飞扬,不一刻,一道门露了出来,门环铮亮,看样子是经常有人开门,门呈半圆形,是朝下开的,仿佛通向地狱。没有犹豫,手中的小刀在门上左右轻转了几圈,正正反反,反反正正,「哗拉……」

  小门自动开启了,一条通向地底深处的阶梯露了出来。他移动脚步,迈了进门去,身子刚刚钻入,门哗的一下,又自动关上了。他停住脚步,又听了一下,才又继续向前踏入……越走越开阔,最后一个巨大的地下山洞露了出来,里面竟有一条地下河,涓涓的流水声响动着一种奇妙得旋律,仿佛能让人止暴唳之气于无形。小刀小杨一惊,赶紧提起精神,他放眼望过去,见到一个白衣女子,她背对着他,独坐在一方石几之旁。黑色的长发,白色的雪衣,动人和绰约风姿。一个神秘阔大的地下山洞,这一切构成了小刀小杨心中的种种不解之谜。这是怎么回事?小刀小杨慢慢走近她。一步、两步……忽然她转过身来,小刀小杨顿时站住了。他看到了什么?难道他认识她?「你来了。」

  她轻轻的细语,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我来了。」
  小刀小杨。「你是为她而来,还是为我?」
  她动人的语气带着淡淡的伤感,却又似不食人间烟火。「是为她。」

  小杨说得斩钉截铁。「那好吧,你出招吧,你只要杀了我,就可以永远拥有她,拥有你想要的生活。」
  天下有什么人能躲开小刀小杨的飞刀,小刀小杨自问没有。可是天下又有哪一个英雄自问能躲开美人关?回答也同样是没有。除非你不是英雄,否则,你一定会遇上这样的难题。小刀小杨迟疑着,他下不了手。面对如此仙姿绰约的玉人,他怎能轻易了断。「唉,看来你还不是最高的高手,你比小李飞刀仍然差了几许。」

  她玉指轻摇,仿佛有千万朵兰花向他身上袭来,转眼间,他的全身就被一种指眼给裹住了,这一手轻描淡写的出招顿时让他眼花缭乱。怎么办?出不出手?他感到身上越来越紧,他明白自己被一种劲气所环绕,如果不能脱出命将在瞬间不保。可是如果出招,她又岂能接得住他的凌历一刀。小杨小刀不亚于小李飞刀的一刀,谁能接得住它。呼吸越来越困难,小刀小杨必须速做决策——杀,还是不杀?就在他手中的刀如影子一般飘出的时候,环绕住他的凌历花环立刻静止了。她倒在了血泊中,颈时有汩汩的鲜血在流出,她的眼神开始涣散,可是她的嘴角仿佛仍在轻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小杨……小刀小杨……」

  她命丧当场,可是输的却是他。「原来你就是『梦驼铃』?天下最历害的女人?最神秘的高手?最出世的女佛?」
  小杨仿佛有些自嘲的笑笑。原来他输得如此惨淡。「你还有多少个身份?」
  他已经没有多少可说,面对她。现在她的头上已经没有了。一缕青丝,红尘的三千烦恼丝都已被她剃渡干净。她开口,象一尊佛,眼睛望也不望他一下,在木然中叙述:「如果昨夜你真的顶住我最后一次进攻,那么我就输了,我会相信人间还是会有真英雄。稳如泰山的英雄,可是,没有,纵然你英雄盖世,你也还只是个凡人,凡人中的不凡人而已。你跟其它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你跟其它人一样,要得是我的身体,而不是我的心。感谢你,让我屏弃修行中的魔障,得到了解脱,让我想清了人世间了最大的最后的困惑!」

  「阿弥陀佛……」
  她轻轻合上十指,亦合上了人间得一切俗缘。他仿佛衰老了:「是的,我输了,纵然我习得人间最高的武功,我也还只是个凡人,超脱不了人间的七情六欲。我现在才明白小李飞刀为什么离去,因为他已修习到了最高的武功心法,不需要要停留人间。」
  「我们所爱得一切,终将离我们而去,有生命的躯体,没有不老之期!」

  她说,说完后默默闭上了眼,永远得告别了人间。小刀小杨没有去动她,只是自己黯然地退了出去,最后他把门关上,永远地关上了。他知道她已经得到了解脱,而他则还需要到红尘中去寻找解脱。红尘还有多少未受完得罪等着他?他走进那间房子,他就没有走出去,他看见那颗星,他就没能躲避开,他走进了无穷无尽的红尘中,就走不出来,等待他得下一站将会是什么……来得时候两个人一条影子,现在走得时候是一个人两条影子,其中一条是在他的心上,她留下了一道不灭得通向地狱的幽幽黑影,要他用一生走下去……无穷无尽,却始终又看不到头。归去来兮,红尘不可以久留!这次江湖没有血迹,只有夕阳泣血在他的归途……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