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家庭伦理 »  奕剑行

奕剑行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46

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动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古往今来,红颜多数都是祸水,其中最出命的要数陈圆圆。李自成为了她,宁愿和吴三桂的十万大军交手,吴

三桂为了她,背上了汉奸之名,导致清兵入关。当时,因为满清人很少,八旗本来没想到能统治汉人的江山,他们

只希望能长占关外,所以一见金银珠宝就抢,然后把所有抢来的财宝运到了关外藏了起来。

他们还把宝藏的地图分藏在八本佛经里。后来,江湖奇人韦小宝把八本书全找起了,不过他没有把宝藏挖出来

……

第一章。云南。

将近新年,大街上人来人往,充满了过节的喜悦。谁也没注意到在大街的一个角落里,一名衣衫烂破,奄奄一

息的少年。

「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这样下去,我会饿死的」少年半昏迷的想着。

「不行,我要活下去!我要报仇」!!在少年的心里挣扎着「苍天啊,为何这样对我。」

不知道是苍天听到他的哭诉,还是他命不该绝﹐就在他快晕死过去的时候﹐一辆马车经过「相公﹐你看﹐那一

个小孩好像很惨……」

「双儿,别多事啦,我们还要赶回铺子」

「可是…」

「相公,双儿妹子也是好心罢了,反正我们也要雇几名家丁,不如救救他吧,我看这孩子长的倒也挺机灵的。」

「好吧,既然剑屛和双儿都开声了,不过你们今晚可要…嘿嘿嘿!!!」

「你想的到美,我回去告诉其他姐妹,看你今天晚上睡大厅」

「咳咳……开个玩笑,你们相公我是那么的没人情味吗?」

「那相公你是答应咯?」「我们就知道相公人最好,谢谢相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八年后*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清早﹐一间大屋的后院﹐传来了一阵阵的剑击声。

「看招﹐龙非凤勿﹗」清脆的声音出自一名女子﹐看上去十五﹐六岁﹐一双水汪汪像会说话的眼睛、高高的鼻

子、红润细小的樱唇,白里透红的肌肤。就像是水中的仙子。

别看她一副水滴滴的样子。如果这时有武林高手看到﹐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女子使出的是由丐帮第三十六

代帮主﹐也是除了黄蓉之外﹐唯一的女帮主- 洪虹从降龙十八掌演变出来的- 凤舞七剑。据说﹐三十年前﹐这套剑

法随着洪虹嫁人隐居一同消失了。

「双双﹐想不到我只是离开了一年﹐你的剑法以经到了这种地步啦。」男子一边说话一边随手刺往空处。

本来如同万洪食日的一招龙非凤勿﹐在男子看来随手的一剑﹐马上变得气势尽破。

「奕剑术﹗﹖小磊哥哥﹐你终于练成了奕剑术﹖」那名叫双双的女子大吃一惊的叫到。

「当然喽﹐要不然你以为我孟磊这一年来在静念禅院干了什么。」那名叫孟磊的男子自豪的道。

「可惜﹐如果爹爹能看到有多好啊……鸣鸣」双双流下了两行眼泪。「双双﹐别哭了﹐如果师父在天有灵﹐也

不希望看到我们太难过的。」

「磊儿﹐双双﹐过来吃晚饭啦。」一名女子叫到。此女子虽然是布衣荆朁﹐但无法隐藏里面的曲线玲珑,和丰

满撩人的体态。「师娘﹐我们过来了。」孟磊「因为是年三十﹐你们的珂师娘和方怡师娘今天要看着酒楼﹐不能和

你们一起吃饭啦。」

「那奶奶呢﹖」

「她在准备大后天去拜祭你们的曾柔师娘﹐建宁师娘﹐剑屏妈妈和大师娘(忘记洪夫人她叫啥﹕P )和师傅的

祭品」

「时间过的好快啊……相公和其她姐妹们死在那场温疫都以经一年了」

原来﹐这民美妇就是双儿﹐当年伟小宝和七个老婆及女儿逃到云南后﹐不问世事﹐天天风流快活。

可惜好景不长﹐一年﹐他们住的地方遇到了温疫。初了阿珂﹐方怡﹐双儿和她女儿双双之外﹐其他人全都是于

温疫之中。

自于孟磊﹐他就是八年前伟小宝捡到的孩子。今年以经十八岁了。

当年﹐孟磊跟被伟小宝受养之时﹐发了一场高烧﹐虽然后来好了﹐可是除了自己叫孟磊之外﹐什么都不记的了。

这几年来﹐孟磊和双双每天给洪夫人等教武功﹐以经可以说是一流高手了﹐伟小宝他们把当年陈近南的内功密

籍和神龙岛上的高深武功密籍拿了不少﹐再把当年学到的神行百变竟数教会了孟磊等。加上﹐伟小宝有的是钱﹐千

年人参﹐天山雪连虽然不是当饭吃﹐可是一头半个月总能吃上一两会。如此一来﹐两人自然内力也是不凡﹐尤其是

孟磊﹐不知道失忆之前练了什么内功﹐居然在十二岁的时候打通任督二脉。在孟磊十六岁那年﹐因为因缘结识了静

念禅院的无心大师﹐得无心大师带回静念禅院而且授予唐朝时﹐高丽大师傅彩林创﹐寇仲改变的奕剑术(请参考「

大唐双龙傅」)

……

当天晚上﹐孟磊想跟双儿拿一点碎布﹐好补一补几件衣服﹐

临近双儿房前,孟磊居然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醉人的呻吟声!声音很轻,听在孟磊耳里却无异于晴空霹雳,他

悄悄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细缝一看,只见双儿师娘身着一袭白色的素装,半躺在床头,她用左手拉着自己的裙脚,

白色内裤已经褪到膝盖处,露出她那并不浓密的阴毛,只有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之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润,

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所应该拥有的,配合师娘洁白的皮肤,看起来更是无比的淫靡┅┅

双儿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这时候的双儿的脸呈现出一片绯红,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

促,嘴角尚带着一丝笑意,而咽喉深处慢慢发出的是声声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高贵端庄的双儿师娘在自己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出来,被对双儿师娘的相思所苦的孟磊几乎要

失去理智,冲动地想要就这么扑上去,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师娘的小淫穴里。

她对孟磊固然是和蔼可亲,孟磊对她也一向是尊敬有加。

这时孟磊的心里正是天人交战的紧要关头,他虽不是熟读圣贤书。因此对于眼前的艳妇,孟磊有伦理之忧的,

这毕竟是养他到大的师娘但这时双儿似乎已经达到了高潮,发出了一阵连续的呻吟,美丽的樱桃嘴形成一个圆形,

下体涌出了一道阴精,把床单弄得湿淋淋的,整个床单上都是双儿的汗以及她的爱液。

孟磊心想终于结束了,正打算悄悄溜掉,没想到这时双儿还远远不能满足,她将更多的手指伸进淫穴,嘴里更

是叫着:「我要!我要男人……天哪!哪里有男人啊!……给我……给我!!……」

没想到文静的双儿晖嘴里竟说出这么污秽不堪的话来,孟磊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算前

面时刀山火坑他也要闯一闯了!

一时间,双儿被他这突然的闯入吓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动作,整个人似乎已经彊住!

孟磊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双儿,将头埋在她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师娘!

我好爱你……从我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师娘,给我一次,让我帮你解决你内心

的饥渴,好吗?」

双儿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自己最心爱的弟子居然爱上了自己?!而且这时自己正裸露着下体被他紧紧地抱

住……

孟磊深知这时已是成败的关键,嘴里继续说着甜言蜜语,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将自己的腰带除去,再使劲将内

裤撕掉,露出他那八寸长的肉棒,这根肉棒或许是他唯一的过人之处,孟磊知道:只要能成功地将它插入师娘的淫

穴,以刚才师娘春情荡漾的情况来看,她应该就无法再拒绝自己的入侵了。

双儿这时如梦方醒,叫道:「孟磊!不行!……我是你师娘啊!」双手打算将孟磊推开,但这时她发现自己居

然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在这个当头,孟磊已经将肉棒对准了师娘淫水泛滥的小穴,一使劲就插了进去!

双儿顿时凄绝地大叫了一声!毕生第一次让丈夫之外的人侵入自己纯洁的秘穴﹐而且久未经房事,这种羞辱感

使得她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愧疚。幸亏她的房间是独门独户的在后院里,这时才没人听见。孟磊也是舒服得「啊!」

的一声轻呼,那种征服师娘的快感实在是难以名状。

孟磊俯下身子,轻咬着双儿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师娘,你看你的小淫穴流了这么多水哦!它是多渴望

来满足它啊!师娘,我真的爱你……」

孟磊知道师娘在刚才的手淫中已经得到过一次高潮,现在她需要的是大力的抽送,所以他尽力耸动自己的屁股,

让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撞击到师娘的花心。

双儿久旷的身体终于忍不住情欲的煎熬,她放弃了反抗,但深受礼教影响的她还是不敢放开自己来迎合自己的

弟子,只好闭上眼睛,任由孟磊在她圣洁的身体上发泄着……

双儿的淫穴虽早已没有少女时的紧窄,但由于只有伟小宝一人享用过,所以仍是让孟磊感到无比的舒爽。这时

孟磊发现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本想将肉棒拔出,但一转念,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就将肉棒尽全力深深地深入到师

娘阴道的尽头,将浓热的精液射进了师娘的子宫之中!师娘随着他的射入,得到了最大的满足,霎时间也晕了过去。

这时孟磊缓缓将肉棒拔了出来,随着他的拔出,师娘的淫穴里流出了一股混合了精液和她的淫水的液体。

此时孟磊有点心慌意乱,或许,师娘醒来的时候就是他大难临头之时!他急忙穿好裤子,准备从此远走高飞!

但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躲避是绝对行不通的,那样的话他将从此不得安生。他的脑子急速地盘算着,

怎样才能有万全之策……

片刻后,孟磊下定了决心。他来到师娘躺卧的床前,师娘下半身赤裸,上身却依然穿着那件素白的睡衣,刚才

由于他急于插入,并没有将它除去。这时孟磊先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再帮师娘将上身衣服除去,于是两人都是

全身赤裸。

然后,孟磊对着师娘的裸体将自己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套弄到半硬,再将它插入到师娘那依旧湿答答的淫穴里,

他一边轻轻的耸动,一边用右手捏着师娘的人中以便让她早点醒来……

在孟磊的上下抚慰之下,不消片刻,师娘便悠悠醒来。双儿刚刚睁开眼睛,孟磊便用他那温热灵动的舌头添弄

着她的睫毛,然后是鼻梁、脸颊、樱唇、粉颈…师娘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温柔的抚慰,不由感到一阵的舒爽。但

她马上意识到这人正是奸淫了她的孽徒,随即叫道:「畜生,还不快放开我!」

孟磊深知成败在此一举,停止了嘴唇的舔弄,但下半身仍是坚持着温柔的抽送。他露出深情的眼神,直视着师

娘伤心欲绝的双眸。「师娘,我错了……但我不后悔!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你!能够和你度过这样的一夜,我的人

生已经没有遗憾……师娘,无论你怎么处置徒儿,徒儿都没有半句怨言!只要师娘知道,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并不

是师父,而是我啊!」

「孽徒!你还敢提你师父!!」

孟磊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师娘如此坚决,看来事情已没有回旋的余地!

就在孟磊不知所措之时,师娘竟突然抽噎了起来!孟磊心中一喜,内力含而不发。师娘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他

喜出望外,她将臻首靠在他的胸口,失声痛哭!

孟磊急忙在师娘耳边继续着甜言蜜语,「师娘……不!双儿姐姐……我这次对你作下这样的事,虽然罪该万死,

但都是因为我太爱你啊!双儿姐姐,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女神……」

「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面对你师父……」

孟磊心中大喜,「双儿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这时师娘哭得更为凄切,「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自己最疼爱的徒弟……」

此时孟磊知道良机不再,「双儿姐姐,昨晚的事只要你我都不说出,没有人会知道的……知道我爱你的事……」

师娘不语,孟磊一看大有希望,就将嘴唇深深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双儿姐姐,我会永远爱你……」

双儿心中天人交战,丈夫去世也有一年了。双儿虽不是淫娃荡妇,却也正直狼虎之年,有时想起,也觉得甚是

遗憾。今日这个徒儿的突然闯入,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销魂感觉。「我的名节也全毁了。算了,反正就这样一次,

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吧……」双儿思索道。

在孟磊的温柔攻势之下,双儿终于软化。「好吧,毕竟你是我最疼爱的弟子……今晚之事,决不可跟任何人提

起,知道吗?」孟磊当然是连声答应。「还有,以后不许再对我有非分之想!这……这是天理不容的!」

孟磊心中一乐,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但做戏做到底,他的脸上还是露出凄苦的神情,「双儿姐姐……昨晚是我

今生最快乐的一夜,我不奢望还有这样的夜晚,但我仍然永远爱你!」

师娘看着孟磊坚毅的表情、深情的双眼,良久,长叹了一声:「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其实,双儿姐姐……昨晚……我有没有令到你满意呢?」

师娘脸上的神情一变,但片刻便恢复了哀怨的神情,「师娘也是女人啊……这些年来﹐你师傅有七个老婆﹐本

来就很难做到云雨均露﹐他死后就更不用说了……

孟磊马上打铁趁热,「双儿姐姐,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说着,孟磊又轻轻地吻着师娘的脸。

「你……真的会永远爱我?」

「我发誓!」

孟磊的双手加强了对师娘娇躯的侵略,师娘的春情又被挑起,「嗯……嗯…喔……喔……」地发出呻吟声,这

种含蓄的呻吟声正好体现了师娘的性格,使用最传统的声调呻吟着,宛如一曲美妙的情曲……【完】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