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激情都市 »  女奴王国

女奴王国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21:38

我和阿宣约好今天上午要去女性市场一起去买几匹女性回来,虽然我家里已有两匹,但今年积攒了点钱,也 没有什么其他的开销,所以想添一两匹回来,总是这两匹女性,有点玩腻了,总觉得家里不够热闹,缺少情趣。 阿宣家里才一匹女性,他早就想买一匹新的回来,还说这次要多花点钱,买匹好点的,二等品的甚至是一等品的, 他家里只有一匹三等品的,觉得在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 

  女性市场每周六日全天开场,这周据说又来了一批新品,我们说好要早点去,以便挑到好的女性,早晨我吩 咐家里的两匹女性——大凤和和二凤早点备好早餐。 

  俩奴扎进厨房里忙活,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女奴王国建国九千九百九十年国庆大典筹备情 况的新闻,报道国家女红院在女性训养、调教等方面的成果,还有为国庆准备的精彩女奴歌舞,以及议员们准备 的演讲词。这些天电视上连篇累牍都是这些节目,看得让人有点腻。我转到了女性频道,这是收视率最高的频道, 深受男人们喜爱。现在正播放着“玩奴趣闻”,主持人牵着两只女奴,幽默地讲述从各地收集的男人们在调教家 中女性时意外出现的花边趣闻,还用身边的两只女奴模仿,逗得我不停地爆笑。这位主持人的“驭奴技巧”节目 也很受大家喜爱。 

  正看着,二凤走进客厅,跪到我面前: 

  “爷,饭做好了,请您用饭。” 

  “好!”我起身去餐厅。 

  进到餐厅,飘来一股饭菜的香味。饭桌上已摆好了饭菜和碗筷。大凤也像往常一样,早已光着身子跪趴在饭 桌旁,用她的脊背给我做肉凳,等待我就坐用餐。 

  二凤脱掉做饭时穿的围巾,也赤身跪在桌边伺候我吃饭。家中没有客人时,女性一般都是裸体的。见客时才 穿上连乳贞操带,护住阴部和乳房,这是女奴王国里公认的规矩和礼貌。 

  我坐到肉凳上,二凤忙给我盛饭、夹菜。然后静静地跪在旁边侍候。 

  二凤是我去年买的二等品,身材苗条、瓜子脸,肤色粉里透红,很漂亮,有时我戏骂她狐狸精,她也很活泼, 多言多语,讨人喜爱,叫床也很好听,不过挨罚挨打也最多,三天不抽一顿鞭子身子就痒痒;大凤是我买的第一 匹女性,是个三等货,当时因为刚上班还没积攒多少钱,所以买不起好的。不过大凤长得还算白晳,身子比较丰 满,肉乎乎的,而且耐力极好,在女性市场买她时,标签上鉴定的耐力是5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一眼看 了中她,交了钱把她牵了回来。 

  她确实是一只非常好的肉凳和坐骑,坐上去或骑上去,胯下都感觉非常舒服,软软的、热乎乎的,而且趴在 地上一动不动,可以坚持半天的时间。不过刚买回来时,因为家里就这一匹女性,所以除了作肉凳,还要床上床 下地伺候我。自从买了二凤回来,大凤基本上就是我的专职肉凳了,偶尔也帮着二凤做点别的。 

  二凤这奴总瞧不起大凤,为此没少挨我的揍,鞭子、板子、罚跪、罚站、捆绑、吊绑、掌嘴、爬搓板,不换 着花样收拾她,她就不老实。有一晚我故意让她作一次肉凳,坐她背上看电视,老大跪在我身后用饱满的双乳倚 着我的后背,给我当椅背。电视上一个影片还没看完,屁股下的二凤就开始有点晃动,我问大凤: 

  “作肉凳的规矩是什么?” 

  “回爷:”大凤答道,“肉凳是女性侍奉主人爷的基本技能之一,女性要刻苦练习,培养耐力,成为主人爷 合格、舒适的肉凳。当主人爷需要肉凳时,女性应该赤身,洁体,冬不避冷,夏不避热,四肢着地,后背保持平 直,请爷落座。 

  当爷坐在女性身上时,女性要保持沉稳、安静,不动不晃……“大凤流利地背诵《女性为奴侍爷守则》中的 肉凳篇。 

  “停。二凤做得合格吗?” 

  “回爷:二凤做得不合格,她身体没有保持沉稳、安静,应该受罚。” 

  我让大凤取来鞭子,命二凤头伏地上,高高蹶起屁股,狠狠地抽了她一顿。 

  并让大凤训练她作肉凳。大凤很有耐心地给她作示范,又搬来重物压在她后背上,重物上面又放了一碗水, 然后站在旁边监督她,只要碗中的水一波动就抽她。二凤被整治得服服帖帖的,也领会了能作一个好肉凳也不是 很容易的。从此对大凤敬重了许多。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二凤,二凤很聪明,床上功夫很强,善于缩阴叫春,插进她身体里,把我的龟首裹得很 舒服,又润滑又紧,生活上又会做好菜,所以在女性市场上挂的是二等品的牌子。 

  家里两匹女性,时间久了就有点乏味。况且女奴王国法律规定:一个男人最多可以购买、拥有六匹女性。近 年由于女性库存量特别大,很多本是一等品的优秀女性,因为超过二十五岁而沦为二等品;本是二等品的因为超 过三十岁而沦为三等品;三等品的因为超过三十五岁仍未卖出而沦为废品,造成很大浪费,因此去年议会修改法 律,允许一个男人最多有九匹女性。 

  但是因为女奴王国里的公民工工资都是固定的,分为九级,实行的是大同社会计划经济,所以想要购买一匹 品级好一点的女性总要积攒一年的工资,女性仍然是供大于求。像我这样五级工资的公民要购买一匹一等品,也 得积攒一年。 

  本周末又出品一批新货,是刚从“国家女红院”培养合格、批量上市的。其中一半是刚满十六岁达到成品年 龄的,一半是岁数大一点二十岁左右,因为训练成绩不合格而延迟出品的,总共有十万匹,分配到本地的有一千 匹。 

  这次我打算买两匹二等品或是一匹一等品一匹二等品,我的钱只够买这些。 

  吃完饭,二凤给我递上茶水,点上烟。看看表,离我和阿宣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我一边吸一边抚玩着坐 下大凤的屁股道: 

  “大凤,汝今天来收拾碗筷吧。” 

  “是,爷,奴来收拾碗筷。”大凤仍然一动不动地给我作着肉凳。 

  我又摆手让二凤靠近我,二凤爬了过来,我抓住二凤的一只乳房道:“汝下午的任务是收拾汝的房间,腾出 一张地床来。” 

  “啊!爷,您要把新来的女奴放在奴房里吗?奴的房不大,为什么不放在大姐奴的房里?” 

   我抬手拍了二凤一个轻度的耳光: 

  “小刁奴,汝的房间还小?就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都给我收拾利落了!” 

   小凤揉了一下脸: 

  “爷啊,怎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哪?都是爷赏奴的奴饰和化妆品呢!还有爷给奴的玩具。爷啊,您下午再给 奴买点东西回来吧。再给奴买个新项圈吧,原来的两个都旧了。” 

  “汝就爱新的!汝看看大凤奴,从来不缠着爷买东西,爷给买就高兴,爷不给买就忍着不说。” 

  “那是大姐奴不喜欢新的,她就喜欢旧的,嘿嘿!”二凤玩皮地说。 

  “水!” 

  二凤端起茶杯到我的嘴边,我喝了一口道: 

  “谁说大凤奴不喜欢?上次爷带她上街,她看见商店厨窗里红色贞操带盯了好一会儿,可是也没跟爷说买。 爷一拉她的项链,她马上乖乖地跟爷离开了。哪像汝,一上街看见东西就赖着不动,爷牵汝的项链竟然牵不动, 前一次还敢抓着自己的项圈和链子跟爷较劲!逼着爷当众抽汝,让旁边人看了笑话爷家教无方!” 

  “啊呀,爷,您不是罚过奴了吗?爷都三个月没牵奴出去了!” 

  “还是我的大凤奴乖啊!”我抬腿跨在大凤的背上,从坐姿变为骑姿,骑着大凤,又探手抚摸了一下大凤下 坠的乳房。 

  “大凤,还想要那副贞操带吗?爷今天给汝买回来。” 

  “爷!您真好!这么垂爱奴。奴不该贪恋东西,还让您看出来了!女性不该贪恋物品,侍奉主人爷才是女性 的天职!奴错了!”大凤感动地说。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