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激情都市 »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二十五、蔡少芬)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二十五、蔡少芬)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21:34

【日光女神】(二十五、蔡少芬)

    孔日光口爆周慧敏时被来探病的邱淑贞看见,真是尴尬无比。
    幸好邱淑贞也是七窍玲珑的女子,说话做事颇为得体,轻易就把话头转开,
    坐了一阵子就借故走了。
    孔日光连忙把这娇俏迷人的娇娃送出门外,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医院的走廊走
    着。
    四周没人,邱淑贞忍不住笑道:「光少,你和Vivian恩爱归恩爱,但
    也得注意环境啊,要是刚才是护士上来怎么办?」
    孔日光故意一脸正色的道:「要是女护士,只怕得奸人灭口了。」
    邱淑贞知道对方在说笑,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停下脚步,转头望着男人
    ,美丽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促狭的道:「哎呀,那个护士长好像差不多四十岁
    了啊,光少你可真是生冷不忌,嘻嘻。」
    孔日光装出沉重的面色,沉声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邱淑贞笑得花枝乱颤,一副被打败的可爱表情,叹道:「我以前还以为光少
    你是个才华横溢,温文儒雅的君子……真正见面后,唉……幻想和现实真是有很
    大的距离啊。」
    孔日光哈哈一笑,摇头道:「要是真的被那些护士看见了,最多就塞点钱给
    掩口费啰,还能怎么样?」
    邱淑贞闻言,眨巴眨巴着美眸,笑眯眯的问道:「那么这次是被我看见了,
    你打算用什么掩着人家的口呢?」
    这小妖精真是性感风骚,那巧笑倩兮的娇俏模样可爱极了,孔日光只看得心
    头火热,只想马上就把鸡巴塞进那张诱人的红唇里面,用实际行动把她的小嘴堵
    住。
    而胯下那根刚发射过的肉棒竟一下子硬了起来,把裤裆撑起了帐篷。
    邱淑贞是香港黄金时代的性感女神,和那些靠露胸博眼球的三级艳星不同,
    她就像是活泼可爱的小猫咪,但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姿态,都说不
    出的性感魅惑,她的风情是发自骨子里的。
    本来对于女人来说,清纯可爱与风骚性感是两种极端,但邱淑贞却偏偏有本
    事把这两者融为一体,举手投足都充满着独特的魅力,对男人充满诱惑但又不会
    显得太过色情庸俗。
    要是用一个成语形容,便是活色生香,一个活色生香的极品女人。
    男人的异常状况自然逃不过近在咫尺的女人的眼睛,看到裤裆那撑起来的一
    大坨,邱淑贞不禁回想起刚才在病房门口撞破那一幕时看见的那根又粗又长杀气
    腾腾的大肉棒,顿时小脸一红,退后一步,但却掩着嘴,望着男人偷笑了起来,
    就像是偷了糖果没给大人发现的小女孩一样。
    孔日光心中大喊救命,这女人明明没做什么过分得动作,但那小眉小眼俏生
    生的一瞄,就把他撩拨得火烧火燎的,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他举手投降的道:「好啦好啦,算我怕了你了,豆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一定尽力办到。」
    看见男人这般认输的模样,邱淑贞反倒是起了逗弄的心思,笑眯眯的走前一
    步,轻声道:「帅哥,你怕什么,附近又没人。」
    说罢,就转身跑开,打算撩完就跑。
    只是她却低估了男人的身体素质,只见孔日光脚一蹬地,人已经蹿到邱淑贞
    身边,双手一扯,就把这娇小的美人儿搂进怀里。
    其实说娇小也不对,邱淑贞天生脸蛋比较小,面容精致,甚至让人有种萝莉
    般的可爱感觉,总会误会她是娇小类型的美女。
    但实际上她的身高足有1米68,这可是她参选港姐时填报的资料,可不会
    作假。
    而且她身材比例极好,虽然胸不算大,但腰细腿长,身子充满弹性,抱在怀
    里极其舒服。
    邱淑贞吓了一跳,双手推着男人的胸膛,压着声音道:「光少,别这样。」
    孔日光的大棒隔着裤子顶着女人的小腹,低声道:「你负责点火不负责灭火?」
    邱淑贞只觉得即使是隔着衣裤依然感受到男人那根坏东西的硬度,加上双手
    推着男人胸膛时感受到那壮硕的胸肌,让她不禁心如鹿撞,娇喘吁吁。
    天可见怜,这位性感美人从20岁出头就跟着王胖子当小三,到现在26岁
    了,也没在男女之事上得到多少满足。
    现在被孔日光这般年少英俊身材壮硕的男人一抱,竟是涌起几分迷醉的感觉
    ,浑身都发软。
    「光少,你……你……这里可是医院的走廊,要是被人看见了,可就真是水
    洗都不清,别这样,快点放开我。」
    孔日光也知道在公共场合不能太过分,便松开手,邱淑贞马上如同受惊的小
    鹿一样跳开几步,然后快步走向电梯,进电梯前还转头对着男人做了个娇俏的鬼
    脸。
    但看到男人似乎一副要追上来的样子,便呀的一声惊叫,转头就钻进电梯,
    再也不敢逗留了。
    望着那红色的倩影消失在电梯里,孔日光苦笑着望了望自己裤裆,坚定了一
    定要从王胖子手中把这迷人的小妖精抢到手的决心,便回到周慧敏的病房。
    只是受过一次惊吓,惊魂未定的玉女掌门人却是再也不敢在医院与男人过分
    亲昵,弄得孔日光满腔欲火没能发泄出来,真是难受死了。
    又陪了周大美人一晚,第二天清晨,孔日光离开医院,打算回香港阳光投资
    有限公司视察一下。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朱茵。
    「喂,宝贝儿,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想老公了么?」
    「阿光,不好了,Ada她现在被高利贷逼着替她母亲还债,都躲到我这里
    了。」
    「什么?那你们等着,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他便调转车头,往朱茵住处驶去。
    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
    孔日光坐在沙发上,朱茵和蔡少芬这对好闺蜜坐在他对面。
    他沉声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蔡少芬拉着朱茵的衣袖,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阿茵,我不想麻烦你们。」
    朱茵道:「你先把情况说出来吧,我们是好朋友,能帮的话尽量帮你。」
    蔡少芬望了孔日光一眼,轻叹一声,道:「还能怎么样?还不是我妈又去澳
    门输钱了,高利贷的人逮着她不放,她就带着人来找我要钱了。」
    朱茵皱眉道:「伯母也是的,Ada你已经替她还了这么多次了,她还去赌。」
    蔡少芬苦笑道:「我……我都习惯了……好多次都想不再理她,但是一想到
    她是我妈,我又不忍心……唉……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全靠我妈一直
    照顾我长大……」
    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儿便红了起来。
    孔日光问道:「那这次伯母欠高利贷多少钱?」
    蔡少芬犹豫了一下,照实说道:「好像连本带利三百万,我已经告诉他们我
    没钱了,但我妈她竟跪着求我……我……唉……呜呜……」
    孔日光皱眉道:「Ada,你是我和阿茵的好朋友,那我也实话实说吧。这
    次这三百多万,我可以帮你。但是,这次三百万,那么下次呢?要是下次三千万
    呢?那该怎么办?」
    蔡少芬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泪眼盈盈的望着孔日光,对方的这番话,就
    像上次刘銮雄对她说的一模一样。
    她母亲就是个大坑,一个根本填不满的无底洞,没有人愿意把自己辛苦赚来
    的钱扔给赌鬼挥霍的。
    就像普通人去叫鸡,身材相貌过得去的小姐大体是一千元上下,你给一千元
    享受一次,觉得花得值,没问题。
    但若是本来一千元能搞掂的享受,最后要花两三千,那任何人都会觉得坑爹。
    对于像刘銮雄这个等级的富豪而言,花个一千几百万玩个女明星,他也觉得
    值,没问题。
    但是,像蔡少芬母亲这样的赌棍,还赌债所花的钱已经超越了蔡少芬本身的
    最大价值了,便是他也会觉得不值。
    朱茵则道:「阿光,你主意最多,帮忙想想有什么办法吧。」
    孔日光沉吟了一下,道:「我建议Ada直接在报纸上发个声明,宣布与母
    亲脱离母女关系,以后母亲的一切债务与自己无关。这样的新闻娱乐记者一定愿
    意报道,马上全香港都会知道这件事了。」
    蔡少芬愣了一下,想了想道:「只是,只是即使我这样做了,我妈估计还是
    会去赌的,她要是控制得住自己早就戒赌了。」
    孔日光笑道:「这声明不是给你妈看的,而是给放高利贷的人看的。他们敢
    借这么多钱给你妈,就是因为知道她是蔡少芬的母亲,觉得她欠再多的钱也能从
    你身上收回来。要是你强硬的宣布以后不再负责你妈的债务,那些放高利贷的又
    不是傻瓜,肯定会衡量钱收不回来的风险,那谁还愿意借这么多钱给你妈?」
    其实他这个建议也是原历史上蔡少芬被逼到绝境时候的做法,蔡母在蔡少芬
    断绝援助之后就还不了赌债,被黑社会威逼,甚至一度自杀,但被救了回来。
    而整个过程蔡少芬都是硬起心肠不管不顾,任由蔡母自生自灭。
    正是这样的决绝,使得蔡母最终醒悟,成功戒赌。
    而几年后蔡少芬才与母亲修复了关系,一家人和好如初。
    当然,狗改不了吃屎,据闻2012年时蔡少芬被发现欲以900多万卖掉
    自己居住的房屋,就是为了帮再次赌博的母亲还赌债。
    只是这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蔡少芬是个孝女,现时倒是没想过放弃母亲,
    只是想通过规劝让母亲戒赌。
    听到孔日光这个建议,倒是犹豫了起来。
    孔日光又道:「而且,你必须表现出无比决绝的样子,说清楚这三百万就是
    自己最后一次帮忙,以后就算是她被人追债砍死,你也绝对不管,明白么?我知
    道你与母亲的感情很好,但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戒赌的。」
    蔡少芬顿时默然,好一会,她抬起头望着孔日光,用力的点点头道:「好的
    ,我听你的!」
    孔日光嗯了一声,道:「你把账号给我,我让下面的人转三百万过去,先把
    这次的赌债还了。」
    蔡少芬顿时千恩万谢,看着孔日光的目光也泛起了光彩。
    她未满18岁就因为要帮母亲还赌债而委身刘銮雄,这么多年下来其实已经
    习惯了被男人包养的生活,就如同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三观是不太正的。
    和大刘结束关系后,她至今还不是很适应。
    而现时眼前这个年少多金的男人突然在她陷入困境的时候帮助她,顿时让她
    觉得自己又有了一个新主人一样。
    或许应该这样说,孔日光的出现,让蔡少芬不必再经历原历史上那段离开了
    刘銮雄后靠自己奋斗拼搏的日子,也失去了重塑自身人格,追求正常幸福的动力。
    被富豪包养着,有人替自己遮风挡雨,不必为生活奔波和忧愁,凭兴趣去演
    演电视剧或电影,生活多惬意啊。
    就如一只一直被人养着的小狗狗,在被主人扔弃了一段时间后,突然被一个
    条件更好的新主人收养了。
    不用再在野外流离浪荡,不用再担心被野兽侵害,不用再从别人的残羹冷炙
    里找一点基本的口粮养活自己。
    宽敞的大屋,温暖的被褥,充足的狗粮,多舒服啊。
    即使是一直被圈养在精致的狗笼里,也认了。
    旁边的朱茵一直注意着自己闺蜜的表情,此时只觉得心中一酸,暗中咬了咬
    牙,却没有出声。
    孔日光又问道:「Ada,你需要我找人帮忙处理高利贷的事吗?」
    蔡少芬摇摇头,答道:「不用了,我就按照你的吩咐,替我妈还了这三百万
    后,便和她断绝关系,等她自己最终醒悟。」
    本来孔日光的只是建议,但在蔡少芬说出来,却已经是下意识的说成了吩咐。
    「那好的,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给电话我就是了。」
    今天朱茵和蔡少芬都有戏要开拍,孔日光也没有多逗留,又商量了一会就按
    原计划回自己的香港阳光投资有限公司了。
    当然,他也没什么好指示的,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的几年,
    整个东南亚经济圈都可谓繁花似锦,乃是烈火烹油的鼎盛之时,各种经济泡沫不
    断的吹起来,无论是股票证券还是房地产都是一路向好,就算是在投资决策的位
    置上栓条狗,也不一定会亏损。
    正因如此,两年后索罗斯这犹太佬只是用手指在这个大泡沫上轻轻一戳,一
    切便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轰然崩塌。
    签批了一些重要文件,又打电话倒美国分公司了解了一下最近的概况,他便
    转到了医院陪伴周慧敏了。
    这玉女掌门人眼睛缠着纱布看不见东西,此时正是最脆弱最需要热陪伴的时
    候,孔日光自然抓紧机会。
    他是穿越者,经过后世网络时代的熏陶,各种段子也记得不少,聊天时随意
    说出,真是把周慧敏弄得笑个不停。
    「阿敏,你知道么,小时候我有一个表哥带我去公共澡堂洗澡。他那时候二
    十岁吧,而我才十岁多点。」
    周慧敏歪着头,问道:「然后呢?」
    孔日光继续道:「那时候我不怎么懂事,就问表哥说,为什么我的小鸡鸡和
    别人的大小有点不一样。」
    周慧敏脸一红,嗔道:「你小时候就这么色啊!」
    孔日光笑道:「当时表哥就说,当然啦,你还是小孩子,肯定比不上大人,
    然后……」
    周慧敏忍不住追问:「然后怎么啦?」
    孔日光嘿嘿一笑,道:「然后我表哥看了我下面一眼,惊呼说,我操,你的
    怎么这么大!」
    周慧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然后又觉得这个笑话实在太色,连忙又勉
    强绷紧着俏脸,忍住笑意。
    孔日光凑到这大美人耳边,轻声道:「其实阿敏你最清楚了,我下面真的就
    是那么大,嘿嘿。」
    这时,外面传来声音:「光少,你又在说下流笑话了!」
    只见一个身材极好的都市丽人轻盈的走进了病房,赫然便是张敏。
    孔日光连忙正色道:「我说的可是真事儿!」
    张敏脸一红,像是不经意的瞄了男人裤裆一眼,隐约看见西裤下那一大坨事
    物的轮廓,不禁呼吸快了几分。
    她摇摇头,把手上的保温瓶放在小桌子上,道:「我煲了点汤水,Vivi
    an你趁热喝了吧。」
    周慧敏感激的道:「敏姐,真是麻烦你了。」
    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会,便到了晚饭时间。
    周慧敏是吃医院专门调配的膳食的,孔日光便问张敏:「敏姐,我们先去找
    地方吃点东西,一会再回来?」
    张敏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这附近倒是没什么吃饭的地方,孔日光便到停车场取了车,载上张敏,往附
    近一个高档餐厅驶去。
    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到餐厅的停车场停好车,便走进餐厅里面,选了个卡
    座。
    随便点了东西,两人就开始就餐,边吃边聊。
    吃了一阵,突然,孔日光敏感的听到了照相机照相时的咔擦声,他勐的站起
    来,往声源方向一看,只见远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正鬼鬼祟祟的收拾着东西。
    「记者!?」
    前阵子自己和关之琳吃饭才被偷拍了一次,这回要是又被偷拍,不知那些报
    纸会写些什么东西出来!但这里是公共场合,他总不能吵闹打人,便快步走过去
    ,对那鸭舌帽男子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拍我!」
    那人结结巴巴的否认道:「我……我没有啊……」
    「没有?把你的照相机拿给我看看!」
    「你……你凭什么要我拿照相机出来。我要走了,你别挡着我。」
    正在争执,张敏也走了过来,她拉了拉孔日光的衣袖,道:「阿光,让他走
    吧。」
    孔日光有点奇怪的让开一步,让那鸭舌帽离开了。
    「敏姐,他肯定是记者,我怕他拿我们的照片胡乱写东西。」
    张敏轻轻一叹,低声道:「他不敢的,知道是我,香港没有报社敢把照片刊
    登出来的。」
    孔日光一愣,顿时想起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绯闻绝缘体。
    现在张敏虽然是香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红到发紫,但竟然没有接受过一次
    专访,而各大娱乐杂志与报刊更是没有报道过她除了电影之外的任何私生活。
    从某种程度上,也真是可以看出97前香港的社团势力真是只手遮天。
    当然,97回归后,除了像向氏兄弟那样早早找到后路接受招安的之外,其
    余的黑势力都会被解放军叔叔教做人,不夹着尾巴就等死。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向氏兄弟对为他们在大陆与刘家搭上线的孔日光一
    直十分感激。
    现在张敏虽然已经离开了向华胜,但毕竟没有公开宣布,外人鬼知道状况啊。
    那些娱乐杂志和报刊根本不敢报道关于这位大佬的女人任何私生活的新闻,
    毕竟那些总编也害怕半夜三更自己会不明不白的被砍死在后巷里面。
    两人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继续吃饭。
    经过刚才的事件,张敏的话盒子倒是打开了,她叹道:「光少,你会不会看
    不起我?」
    孔日光摇头道:「敏姐你说笑了,我怎么会这样。」
    张敏苦笑道:「其实,在你们这个层次的人眼中,像我这样的女人不过是玩
    物罢了。我明明已经是很认真的去演戏,不断的努力,但是在所有人眼中,只不
    过是因为我背后有那个人支持,所以才有这么多机会。很多人表面上和我很亲热
    ,对我很恭敬,只怕背地里都是在骂我,根本就不认可我的努力和付出。」
    这估计是张敏的心底话了,她是真的有点女强人气质,想靠自己干出一番成
    绩的。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决心要离开向华胜,离开永盛这个圈子,靠自己在影坛
    闯荡。
    孔日光道:「敏姐,这么说吧,或许背地里确实有很多人会嫉妒你,但是,
    你在大荧幕上所留下的一个个经典形象,绝对是会被影迷永远铭记的。」
    他认真的望着眼前的丽人,柔声道:「在我看来,你在香港影坛历史上,你
    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
    这话说得张敏都不好意思起来,俏脸微红,嗔道:「怪不得你能骗到这么多
    女人,说话真是夸张。」
    孔日光摇头道:「敏姐,难道你对自己塑造的角色没有自信?」
    张敏愣了一下,缓缓道:「我……我自己觉得有的片子演得还可以,但是,
    其他人却未必认可。」
    孔日光微笑着道:「犹记得倚天屠龙记中,赵敏郡主白衣如雪,坐在白马上
    回眸浅笑,倾国倾城。」
    赵敏是张敏扮演的经典形象之一,男人这夸张的话正好挠到她痒处,让她顿
    生知己之感。
    她望着男人那充满吸引力的湛蓝色眼眸,轻叹道:「你真是个危险的男人,
    要不是明知道你身边已经鲜花环绕,只怕连我都会忍不住陷进去。」
    孔日光顿时有点尴尬的摸了摸脑门。
    张敏又道:「你刚才说今晚家里有事不在医院陪Vivian过夜,只怕是
    因为要去朱茵那过夜吧,你能骗Vivian却骗不过我。对了,还有关之琳,
    还有梁咏琪,估计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女人,我也真是佩服你,周旋在这么多女
    人中间,你不累吗?」
    孔日光尴尬的笑着说:「怕是我体力好吧。」
    张敏翻了个白眼,摇头道:「话说回来,其实你们男人有钱了都是一个样,
    也不是就只有你是这样子。我也不能责怪你什么,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干干净净
    的女人。」
    孔日光正色道:「敏姐,你别这样说。全香港喜欢你的男人估计可以从这里
    一直排队到维多利亚港,还有很多排不进队伍得掉到海里面去。就算是我,要是
    能得到敏姐青睐,只怕也会高兴地几天睡不着。」
    张敏娇笑起来,胸前那诱人的曲线随着身体的摆动也轻轻颤动着,看得人目
    不转睛。
    「你这小坏蛋真色,说到底就是想打我主意,把人家弄上床是吗?」
    「敏姐,我也实话实说,你无论是样子或是身材都是顶尖,任何男人都想拥
    有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自然不例外。但是,无论如何,在我心中都是把你当做最
    好的朋友,你要是有什么困难,能帮的我一定尽力帮你。」
    张敏笑道:「那先谢谢光少了。反正我现在可没想着去找男人,先去试试自
    己投资拍戏,不行的就去做生意,做生意都不行的,再去找个老实的男人把自己
    嫁掉吧。」
    话都说开了,气氛也融洽起来,他们现时就像是十分默契的成年男女,就算
    是聊一些有点出格的话题,但彼此也觉得没啥问题。
    孔日光笑道:「但是,女人总是有需要男人的时候的,反正我就一直等着敏
    姐你召唤就是了。」
    张敏嘻嘻一笑,眨着眼道:「好吧,那我考虑一下吧,哈。」
    饭后,孔日光又回去陪了周慧敏一阵子,便告辞离开。
    他今晚可是告诉了朱茵要到她那过夜的。
    到了目的地,已经九点多了,他有屋子钥匙,自行打开门进去。
    没想到朱茵不在,蔡少芬倒是坐在客厅里。
    「咦,阿茵还没回来吗?」
    蔡少芬答道:「阿茵说剧组临时加了一场戏,估计要十一二点才能拍完呢。」
    「哦这样啊,对了Ada,你妈妈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我跟那些高利贷说了我以后不会再负责我妈的任何债务,
    跟她断绝母女关系。唉,我妈哭得厉害,但是……但是……唉……」
    「没事的,时间久了伯母自然会明白你苦心的。」
    「希望如此吧,但我也是在是没其他办法了。阿光,真是太谢谢你了,那三
    百万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不必客气,能帮到你忙就好,还钱那里不用急,以后再说吧。对了,Ad
    a你吃过饭了吧?」
    「嗯,已经吃过了。」
    「好的,那我先去洗个澡。」
    孔日光拿了换洗的衣裤,就走进卫生间,放好热水,脱光了爬进浴缸里,哼
    着歌开始洗澡。
    洗了一阵,浴室门突然被推开,只围着浴巾,露出香肩雪嫩肌肤的蔡少芬走
    了进来。
    「Ada,你……你?」
    「阿光,除了这个,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一边说,她一边走到浴缸旁,解开浴巾,顿时,雪白玲珑的身子便赤裸裸的
    展现在男人眼前。
    孔日光顿时愣住,十分的惊讶,原本印象中一马平川应该只有A罩杯的皇后
    娘娘,看上去居然也是有点起伏,起码是B罩杯的奶子。
    不对,我惊讶的应该是这种东西吗?他暗自自我吐槽,表面上则道:「Ad
    a,你不必这样的,你是我和阿茵的好朋友,我并不是为了和你上床才帮你的。」
    蔡少芬却没理会孔日光的推托,扶着浴缸边缘,跨了进来,赤裸裸的与男人
    挤在一起,轻声道:「我现在22岁,身高1米73,胸部是B罩杯,之前就只
    被一个男人碰过。而且,那个男人女人太多,来我这的次数也不多,所以我还很
    嫩。」
    蔡少芬是苗条型的,面容精致,身高腿长,才22岁的她水嫩迷人,乳晕与
    阴唇的颜色都还是粉色的,十分养眼。
    孔日光推却的话说不下去了,挺着鸡巴戳着人家还说那样的话,可是没有丝
    毫说服力。
    蔡少芬轻声道:「阿光,我替你擦一下身子吧?」
    孔日光点点头,便站在浴缸里站起身来,粗长硬挺的肉棒直指着女人的俏脸。
    蔡少芬这时才看清楚男人胯下的巨物,顿时花容失色,惊讶的道:「天啊,
    你那东西怎么这么大!?」
    孔日光也懒得装了,笑道:「Ada,你一会儿就用一下,尝尝舒不舒服。」
    蔡少芬脸一红,用手握住鸡巴,撸了一下,感受着那坚硬如铁的炽热,道:
    「这么厉害,真是搞死人了。」
    说罢,便伸出香舌,对着龟头轻轻的舔了起来。
    细嫩的舌头带着香甜的津液,围着蘑菰不停的轻扫,为孔日光带来很大的享
    受。
    对于男人而言,在床上肉搏时喜欢搂上去肉呼呼的女人。
    但若是跪在脚下吹箫,则是身材苗条面容精致的美女更能让男人感到刺激。
    单以颜值而言,蔡少芬绝对是香港女星中顶尖的那一档。
    纵然是比不上王祖贤、李嘉欣、关之琳这样的传奇美人,但也只是稍逊一筹
    而已。
    舔了一阵,蔡少芬便抬起头,用迷离的语气问道:「主人,我伺候得你舒服
    么?」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是一愣,孔日光马上明白到只怕以前她和刘銮雄在一起
    时都是这样称呼对方的。
    大刘玩女人可能有点SM倾向,不然也不会让关之琳塞高尔夫球。
    蔡少芬却是低下头,一语不发,突然,她竟是呜呜的哭了起来,泪水不断的
    流下。
    孔日光连忙弯下身子抱住这哭泣的美人,安慰道:「Ada,你哭什么?别
    哭了。」
    蔡少芬泪眼朦胧,任由男人抱着自己赤裸嫩滑的身子,哭着说:「阿光,你
    会不会觉得我好脏?」
    这个时候就算是一头猪都知道该怎么回答,孔日光用力抱紧女人,诚恳的道
    :「不会,一点都不会。你为了母亲作出这么大的牺牲,要是在古代,像你这样
    孝顺的女孩肯定会有人替你着书立传,流芳百世。」
    蔡少芬顿时破涕为笑,嗔道:「什么流芳百世,你说话总是这么夸张的。」
    孔日光淫笑道:「Ada,其实我喜欢你刚才的称呼,再叫一句好么?」
    蔡少芬脸一红,但还是轻声道:「主人。」
    孔日光夸奖般摸了摸女人的秀发,又道:「你就是新来的奴婢么?」
    蔡少芬似乎也进入了角色,怯生生的道:「是的,我叫阿芬,是主人新买来
    的小婢。」
    「那你现在替主人干什么呢?」
    「我……我在伺候主人洗澡。」
    「那你便快点洗吧,不许偷懒。」
    「奴婢不敢。」
    孔日光又站直身体,双手叉腰,蔡少芬则一脸谦恭的用白白嫩嫩的小手在他
    身上摸来摸去。
    「阿芬,你说主人的身材好不好?」
    「好……主人的身材很好。」
    「哪个地方好呢?」
    蔡少芬抚摸着男人宽阔的胸膛与发达的肩膀,喃喃的道:「这里,这里的肌
    肉好结实,好有力量。」
    然后慢慢滑下,摸到那八块腹肌的腹部,迷醉的道:「这里,比那些健美先
    生还好看,迷死人了。」
    男人的好身材对于女人而言就像是春药一样,蔡少芬以前就只被刘銮雄干过
    ,而人到中年的刘銮雄又如何和身体素质爆表的孔日光相比?何况,孔日光还有
    那根可以与非洲黑叔叔媲美的超强肉棒,真是如同人体标本般充满魄力。
    蔡少芬的小手继续往下,轻轻的按住了男人的铁棒,顿时一阵呼吸急促。
    孔日光淫笑着问道:「还有呢?」
    蔡少芬跪倒在男人胯下,握着鸡巴,用顶礼膜拜般的神情道:「还有这一根
    东西,硬邦邦的,又粗又长,吓死人了。」
    「什么叫一根东西,说清楚点!」
    「是,是的,奴婢知错了。这是主人的鸡巴,热热的大鸡巴。」
    「那你喜欢吗?」
    「喜欢,奴婢好喜欢。」
    「喜欢到什么程度了?」
    「呜……喜欢到……喜欢到奴婢一握住,下面就痒了。」
    「哈哈,那你想不想主人插进去你下面?」
    「想,奴婢想要。」
    「那你赶紧扶墙趴着,把小屁股翘起来。」
    「是,奴婢知道了。」
    蔡少芬便从浴缸中站起来,转过身去,双手按着贴着瓷砖的墙壁,弯下腰,
    翘起屁股,分开双腿,把小穴儿露出来正对着身后的男人。
    她1米73的身高,两条白白嫩嫩的美腿又细又长,这样分开来露出骚穴,
    真是无比的诱人。
    「好漂亮,若是论一双长腿,现在港台怕是只有王祖贤与万绮雯能与她相比。」
    一边想,他一边探手下去,伸到女人两腿之间,按到那片黑森林处,手指轻
    轻的拨扫起来。
    啊!蔡少芬顿时一声淫叫,身子便颤抖起来。
    孔日光的手指伸进了女人的花房里头,只觉得里面已经一片泥泞,湿得不成
    样子,不禁笑道:「好多淫水,你这个奴婢可真是淫荡,告诉主人,是什么时候
    开始湿的?」
    「啊……主人……主人的手指好粗……啊啊……是……是刚进入浴室的时候
    ,就开始湿了……啊啊……别……别这样抠……奴婢受不住了……啊啊……」
    「一进浴室就湿了?为什么?」
    「因为……因为奴婢想到马上就能被主人宠爱了,所以……所以下面就流水
    了……」
    孔日光哈哈一笑,把沾满银丝的手指头抽出来,又道:「也就是说,你一早
    就想主人用大鸡巴操你的小骚逼,是这样吗?」
    「是的,是的……呜……主人,快点给奴婢吧……人家……人家想要了……」
    蔡少芬把双腿又分得开了一点,让湿淋淋的花穴更为显眼,然后轻轻的摇着
    臀儿,对身后的男人作出无声的邀请。
    「嘿嘿,那你自己用手掰开下面,请求主人恩赐吧。」
    蔡少芬俏脸通红,似乎完全陷入了这角色扮演游戏里面,听话的半转身子,
    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探到自己下体,食指与中指按着粉色的阴唇两侧,轻轻打开
    ,腻声道:「主人,请你插进来吧。」
    「说清楚点,什么插进去?插进哪里?」
    「呜……请,请主人把大鸡巴插进奴婢的小骚逼里面……」
    孔日光哈哈一笑,扶着蔡少芬纤细的柳腰,腰部一挺,肉棒便破体而入,直
    接从后插进女人那湿暖紧窄的小穴里面。
    在孔日光享受着蔡少芬娇嫩身体的同时,邱淑贞拍完今天的戏份,拖着劳累
    的身子回到了她和王晶的爱巢。
    她推开门进去,刚好碰见穿戴整齐的王胖子正要出门。
    「这么晚了你还出去?」
    王晶点头道:「我有点事,今晚应该不回来了,你洗个澡就睡吧,不用等我。」
    邱淑贞那精致的小脸无悲无喜,嗯了一声,便自行走进屋里,换了拖鞋。
    王晶顿了顿,但终究没说什么,便走出门外,顺手带上了门。
    砰的关门声传来,邱淑贞自嘲的笑了笑,轻声道:「有事,只怕是舒淇床上
    的事吧?」
    说罢,她叹了口气,脱了外衣,走进浴室。
    放了热水,她盘起秀发,脱去所有衣服,露出让全香港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诱
    人娇躯,跨进浴缸里面。
    整个人浸润在热水里,顿时,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舒服,一天的疲劳
    似乎都被温热的水流洗涤而去。
    她一边擦着细嫩的肌肤,一边轻轻的哼着歌: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
    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
    追问我的消息这首歌是《当爱已成往事》,由李宗盛和林忆莲合唱,乃是张国荣
    封神之作《霸王别姬》的主题曲,近来在港台传唱度极高。
    邱淑贞唱着这首歌,却是未免有几分触情生情之意。
    歌声伴着水声在浴室回荡着: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
    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她一边唱,一边竟是有点泪眼朦
    胧,无数回忆纷纷扰扰,涌上心头。
    王晶对她有大恩,她一直是心怀感激的。
    可以说没有邱淑贞,王晶依然会是那个香港顶尖的大导演。
    而要是没了王晶,她邱淑贞绝对不可能有今天。
    她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感激还是真的喜爱,只是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
    她不知道,自己要是不在这个男人身边,那是否有能力独自在影坛闯荡。
    纵然被无数人视作性感女神,但她依然是个小女人,野心不大,更渴望安安
    稳稳的宁静生活。
    她摇摇头,似乎想把种种烦恼挥去。
    接着,她不禁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先是看到了周慧敏跪在病床上帮孔日光口爆,然后自己也被那个男人抱了。
    虽然只是抱了一下,但那精壮强健躯体带来的那种雄性魄力,却深深的印在
    邱淑贞心底里。
    和王胖子的肥肉完全不同的感觉,那充满魅力的强健体魄,好像能把自己揉
    碎的大力拥抱,一下子就让她浑身酥软,要不是一点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还在医院
    走廊里,只怕她已经忍不住扑进那个男人的怀里了。
    孔日光不但年少多金,而且还是那么帅气,极有才华,更夸张的是,下面那
    坏东西竟然这么大……想着想着,邱淑贞只觉得浑身发烫,不禁用手按到自己拿
    充满弹性的椒乳上,「哎呀,已经硬了。」
    她轻轻用手指头捏了捏已经立起来的小巧奶头,顿时一股触电般的快感涌起
    ,让她忍不住啊的轻呼一声。
    她的脸更红了,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身子越发柔软,双手开始在自己身体
    上抚慰起来。
    「啊……啊啊……啊……啊哈……嗯啊……啊……」
    短促但尖锐的呻吟声渐渐响起,她的手已经摸到了两腿之间那神秘的桃花源
    地,对于自慰她已经有丰富的经验。
    她情夫那方面不怎么样,很多时候搞得不上不下的,她都需要躲在厕所偷偷
    的让还没满足的身体沸腾起来,然后才能彻底释放。
    双腿张开,左手熟练的用手指掰开阴唇,让阴核完全的暴露,右手则用指头
    轻轻的在阴核上揉按。
    脑海中,却是不断的想象着那个长相帅气,身材健壮,充满男性魅力的少年
    ,「啊……啊啊……摸我……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嗯啊……」
    弄了一阵,阴道里却是越发空虚,邱淑贞不禁把食指和中指并拢,然后插进
    自己小穴里,幻想成男人的鸡巴不断进出起来。
    「啊啊……啊……阿光……啊……啊嗯……啊哈……嗯嗯……啊……快来强
    暴人家……就在……啊啊……就在医院的走廊里……啊啊啊啊……」
    这位性感女神忘情的手淫着,全身泛红,剧烈的颤抖着,幻想着自己昨晚就
    在医院走廊里被男人大奸特奸,被那根大鸡巴操得死去活来。
    而同一时间,朱茵住处,蔡少芬也是舒服得浑身发软,明明男人的肉棒才刚
    刚插进来,竟让她像是触电般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几乎一下就让她泄了。
    小穴完全被撑开,硕大的龟头沿着湿润温热的紧窄通道,一直深入到没有人
    触及过的最深处,似乎连花心都被顶到了。
    蔡少芬心里涌起一种奇异的被征服感,似乎整个人都被男人贯穿,让她脑海
    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Ada,你的逼操起来好舒服,哈哈,还好多水。」
    孔日光扶着女人的柳腰,一边从后欣赏着对方白皙的玉背,一边不停的操弄
    ,胯部不时撞击在女人的臀儿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蔡少芬已经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了,闭着眼,整个脑海都被男人那强有力的
    抽插所占据,每一次进出,大棒都会狠狠的撞进她花房最深处,真是把她干得魂
    飞魄散。
    「好深……啊啊……插……插到最里面了……啊啊……好……啊啊……好厉
    害……呜啊……啊……」
    才干了几十下,蔡少芬便浑身一抖,竟是冲上了绝顶高潮,浑身发软,站也
    站不住了,整个上半身都无力的趴下来,脑袋枕在浴缸边缘。
    孔日光感受着少女阴道高潮时特有的剧烈紧缩,似乎整个腔道都在压迫收紧
    ,为他深深插在女人体内的大棒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
    等到女人稍稍恢复,孔日光便又开始抽插起来。
    浴缸里哗哗的水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吁吁的娇喘声,不时夹杂着一两声
    高亢的淫叫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浴室里面。
    而此时,客厅的门被推开了,朱茵轻轻的走了进来,没发出任何响声。
    听到浴室传来的声音,她知道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肯定是与自己最好的闺蜜搞
    在一起了。
    她双眼一红,两行清泪便夺眶而出。
    想失声痛哭,但又不敢发出声音,只好用小手用力捂着嘴巴与鼻子,无声的
    哭泣着。
    明明是自己安排和默许的,但事到临头,为什么自己的心竟痛得像是要裂开
    那样?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