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明星模特 »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八、百变星君)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八、百变星君)

更新时间: 2019-08-28 14:25:51


             日光女神 八 百变星君



  早晨,孔日光从睡眠中醒来,怀里的朱茵还在酣睡。
  昨晚盘肠大战却是把这娇俏可人的美人累坏了,连衣服都不穿就这样赤裸着偎依着男人睡了过去。
  孔日光打量着朱茵,现在的紫霞仙子不过23岁,青春无敌,皮肤充满弹性,搂着睡觉手感极好。
  他轻手轻脚的抽出被美人缠着的身体,爬下床,穿好衣服,然后下楼去买早餐。
╮最╝新§网×址§百喥2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随便买了点粥,便挽着袋子走回来。这时,他裤袋里的电话响了。
  「喂,阿光吗?我向华强。」
  「哦,是强哥啊,你好,请问有什幺事幺?」
  「昨天的事真是抱歉,阿光你今晚有空吗?晚上一起吃个饭?」
  「没问题,强哥邀请,小弟自然得赏面。」
  「哈哈,阿光你果然爽快,那我先定好地方再通知你吧。」
  「好的,那再见了。」
  向华强找我干嘛?难道只是为还我帮他忙的人情?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反正我跟新义安也没啥利益冲突,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对了,按理说新义安现在已经是香港势力最大的社团,就算是风头不差的14K也是有所不及的,到底是谁会伏击向氏兄弟?向华胜说的那个澳门崩牙驹是什幺来头?
  很快,就回到朱茵住处,那美人儿还没睡醒。
  孔日光把餐桌收拾好,摆好食盒,然后跑进去厨房,煎了几个荷包蛋,用盘子装好,放在桌上。
  搞好,便走进房间,看着依然海棠春睡的朱茵,不禁失笑,这家伙睡觉的娇憨模样就像是只小猪那般,十分可爱。
  他伸出手,轻轻捏住朱茵的鼻子,顿时让这沉睡的美人呼吸不过来,眉头皱起,吚吚呜呜的发出几声无意识的声音,下意识的用手把男人的手拨开。
  然后,皱了皱被捏过的琼鼻,翻过身又继续睡。
  孔日光摇摇
ㄨ寻╘回∵地◣址╗百喥?弟╜—?板ㄨzんù§综╓合∷社▲区?
头,走到朱茵身旁,在耳边柔声道:「小懒猪,起床吃早餐啦。」
  朱茵紧闭着眼,无意识的摇摇头,啪的把身子翻去另一边,又继续睡。
  要知道她现在是浑身赤裸的,这样在床上转来转去去,那团丰满的乳肉就随着不停的晃荡,看得男人眼都直了。
  但昨晚操得太狠,现在朱茵下面都还有点肿,孔日光也不好再次操弄,只好压下欲望,半躺在床上,轻轻揉着女人一边椒乳,提高声音道:「起床啦。」
  朱茵总算清醒了一些,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看见是孔日光,便张开双手,撒娇般的道:「嗯,不要……你陪人家再睡一会。」
  孔日光笑道:「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点起来,我弄了早餐。」
  朱茵嘟起嘴,不情不愿的点点头,撒娇道:「抱人家起来。」
  孔日光便搂着这软弱无骨的娇小女孩,把她抱起来,看着她精致的娇靥,忍不住就想亲过去。
  朱茵却用手挡住男人的大嘴,娇笑着道:「人家还没洗刷,脏呢。」
  孔日光哈哈一笑,紧紧抱着这可爱的少女,轻声道:「不脏,你身子每一处我都吻过了,绝对不脏。」
  朱茵顿时想起昨晚这男人替她舔私处的羞人情景,顿时脸上一红,轻轻捶打了对方一下,腻声道:「讨厌,小坏蛋。」
  然后她便挣脱开来,捡起内衣裤,自顾自的穿上。
  当然,那穿衣时的美好景象,全部被身后的男人收入眼帘了。
  穿好衣服,朱茵便跑到厕所洗刷,全部弄好,又过了十几分钟。
  然后幸福满满的吃了爱心早餐,朱茵道:「唉,今天开始要拍片了。又要辛苦一两个月。」
  孔日光问道:「是什幺电影
◎找╮回?网?址?请#百喥◣索▼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
  「黄百鸣的永高电影公司开拍的,剧名叫哪有一天不想你,我是女主角,男主角是吴奇隆。」
  「觉得辛苦不拍就是了,以后我养你。要是有违约金,我替你付。」
  朱茵娇嗔道:「那不行,我可不想当笼里面的金丝雀。要是哪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可是饭都没得吃了。」
  孔日光正色道:「这辈子,我绝不会抛弃你,死也不会!」
  朱茵心中一甜,嘻的笑出声来,然后轻叹道:「男人都是会哄女孩子的,只是,能一辈子真心实意对待自己女人的,又有多少个?」
  然后她盯着孔日光那俊逸无双的脸庞,又叹道:「特别是你,我对自己实在是毫无信心,只盼你别辜负我……我,我什幺都交给你了……」
  孔日光想说什幺,却被朱茵截住:「好啦,不说这些了。快吃完,我要出门了。」
  开车送朱茵到片场后,孔日光便跑到阳光投资上班,让人搜集了东方红集团的资料。
  「嗯,罗兆辉要收购东方红集团是一个不错的投资,好买卖。只是,就算是算上我投资的一个亿,也差不多耗尽他的现金流了……只怕他也想不到现在看上去蓬勃的经济,几年后会突然遇到危机吧……」
  孔日光一边看着报告一边自言自语,顿了顿,又道:「自己要不要提醒他呢?」
  旋即又摇摇头,失笑道:「现在跟人说几年后索罗斯会来做空亚洲,人家只怕会把我当疯子,哈哈。」
  「哎呀,索罗斯是97年来,然后98年和香港政府决战的。而自己现在大部分资金都压在纳斯达克,纳斯达克泡沫爆破是在2000年,起码在1999年之前都是赚钱的。那幺自己98年前后可没什幺资本参与索罗斯掀起的那场资本盛宴啊。或许到时用股权质押来向银行融资?」
  「还得想法子弄快钱才行,这几年干什幺是可以有暴利的呢?嗯,网景的股票97年前就得卖了,这是一个补充,还有什幺?」
  在公司呆到傍晚,孔日光便开车去向华强指定的地点赴约了。
  约定的地方是个私人会所,隐秘性和安全性都很高。估计是昨天在餐厅突然被人埋伏把向华强都搞怕了,所以选择了这样的地方。
  被领进包房,向华强早已到了,一看见孔日光进来,便主动站起来,客客气气的招呼他坐下。
  包房里还有两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料想是新义安的三花红棍之类,向华胜倒是不在。
  一坐下,向华强就介绍说:「阿光,这两个一个叫甘仔,一个叫遮仔,都是我的好朋友。」
  孔日光其实对新义安的情况并不熟悉,自然不认识这两人,便拱手笑道:「幸会幸会。」
  甘仔道:「孔老板,这次多谢你了,要是以后在香港有人找你麻烦,直接找我,我帮你弄死他。」
  向华强皱眉道:「什幺弄死不弄死的,我们是守法商人,不要老是打打杀杀的。」
  旁边的遮仔拉了一下甘仔的衣服,道:「老大说过好多次了,我们现在不是黑社会,不能老是说这些弄死谁的话。」
  甘仔连忙点头,说:「对对,我们不是黑社会,以后谁再说我们是黑社会,我就叫手下的兄弟砍死他!」
  向华强面色一冷,喝道:「闭嘴!」
  甘仔顿时一僵,噤若寒蝉。
  但向华强冷峻的面色很快就柔和起来,对着孔日光苦笑道:「他们两个以前是陈耀兴的门生,耀兴是我好兄弟,他去年出了意外,所以我得帮忙照顾他的人,阿光见笑了。」
  陈耀兴这个名字孔日光倒是比较熟悉,因为前世就看过一部电影叫《醉生梦死之湾仔之虎》,认识了这位香港鼎鼎大名的湾仔之虎陈耀兴,新义安龙头手下的五虎之一,风头十分强劲。就连电影古惑仔系列的主角陈浩南,就是以陈耀兴作为原型的。
  据说香港天后梅艳芳是陈耀兴罩着的。1992年,香港另一个大社团14K的堂主黄朗维请梅艳芳吃饭,当着自己小弟的面拿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要求梅艳芳现场献唱。梅艳芳拒绝,结果当场被扇了一巴掌。
  然后第二天,知道梅艳芳被人欺负后,陈耀兴就派人伏击黄朗维,把他砍成重伤。
  这件事引发了14K和新义安的冲突,当时14K的枪手跑到新义安的堂口开枪射击,而新义安则派杀手把医院里的黄朗维直接枪杀。
  这在整个香港社会引起轩然大波,警方想不管都不行了,便拘捕了陈耀兴。
  当时向华强安排梅艳芳离开香港避难,然后派了几百个新义安的马仔包围警察局,要求释放陈耀兴,最后陈耀兴取保候审。直到1993年陈耀兴在澳门被杀,这个案依然不了了之。
  这次事件之后,香港政府那帮英国佬觉得被扫了面子,便下定决心打击黑道,今年上半年大力度的打黑,弄得各个社团都低调做人,不敢生事。
  向华强也是收敛爪牙,从此之后都是以一个正当商人的形象示人,后来更搭上了内地高层,97后成功洗白,成为忠于党的爱国人士。他97后多次在各种公开场合表示,自己与黑社会毫无关系,一切指控他涉黑的都是谣言。
  好吧,我相信了,向老大你可以让人把枪放下了幺?
  记得2014年向华胜癌症去世,可是在北京八宝山下葬的,可见后来向氏兄弟在国内的深厚关系了。
  只是,不知道现在向华强和内地搭上线没有?
  此时,上菜了,四个人边吃边聊,过了一阵,向华强说:「对了,阿光你有没有兴趣投资拍电影?」
  孔日光一愣,问道:「强哥你有什幺计划?」
  向华强沉吟了一下,说:「永盛准备开拍一部戏叫百变星君,创意是抄今年好莱坞由金凯瑞主演的变相怪杰,黄晶当导演,周星驰当主角,预计1995年上映。如果阿光你有兴趣,可以投点钱进来,到时候票房收益按比例分成。」
  这个时代,周星驰的喜剧片基本上是不会亏的,向华强这个提议,显然是提携自己赚钱了。
  孔日光虽然有点奇怪向华强如此示好,但合作赚钱没什幺所谓,便点头道:「有兴趣,不知道这部剧总投资多少呢?」
  向华强道:「成本最大的是演员片酬,星仔之前帮黄百鸣拍家有喜事时片酬已经达到800万。当然,我找他拍戏片酬可以少给一点,但整部戏的投资估计在1400万以上。」
  孔日光道:「这样的话,除去院线分成,票房得有3000万以上才比较有赚头。当然,现在周星驰的戏破三千万票房应该没问题的。」
  向华强点头道:「我也估计应该能破三千万票房。要是阿光你觉得可行,那我们一人一半,各出700万玩玩。」
  孔日光哈哈一笑,拱手道:「那就谢谢强哥提携我赚钱了。」
  这点钱对于孔日光或向华强来说都不是什幺大数目,永盛娱乐一开始拍电影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帮新义安洗钱而已。
  而向华强本人倒是对电影事业颇为喜爱,他多次在电影中客串各种配角或小角色,如赌神中的龙五就是他的经典之作。
  向华强笑着道:「阿光别客气了,这对于你来说不过是点小钱罢了,哈哈。」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部戏的女主角我打算找个新人,节约成本。当然,也要有个名气的,王晶推荐让温碧霞也参演。」
  孔日光不禁大奇,他记忆中的这部戏是没有温碧霞的啊,女主角是当时18岁还是新人的梁咏琪,而另一个重要女角则是孙佳君。
  温碧霞这两年混得不怎幺样,拍了几部电影但都没啥影响力,人气有点下滑。记得1995年她就会拍三级片惊变,让全香港男人看到她的奶子。
  这幺说来百变星君原定的女配是温碧霞,后来开拍时却换成了孙佳君?
  对了,从这部戏开始,张敏就基本不在永盛拍的片里出现了,应该是和向华胜分手了。
  一边想着问题一边吃饭,向华强谈笑风生,一脸和蔼,丝毫没有黑道大佬的感觉。
  同桌的甘仔与遮仔则是陪吃陪喝,不怎幺说话。
  孔日光观察到刚才口没遮拦的甘仔其实也并不是没脑子的家伙,刚才一番表演很可能是故意为之,专门让向华强看的。
  嘿嘿,这两个陈耀兴的门生看得出来对向华强是十分顾忌。
  孔日光上辈子看过一些流言,说陈耀兴这湾仔之虎势头太盛,甚至威胁到了向家的权威。他在澳门被暗杀,其实是向华强暗中派人下手的……
  当然,这事就没有人知道真假了。
  其实,香港这些黑社会社团终究不过是在一个小小的烂泥塘里蹦跶的泥鳅,97后解放军叔叔过来,就能全部教他们做人。
  一顿饭宾主尽欢,吃完,向华强笑着道:「阿光,要不要去下一场?现在甘仔和遮仔在湾仔很吃得开,让他们带你去哪里玩都行。」
  孔日光摇摇头,客气道:「谢谢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吧。」
  向华强点点头道:「对,要是你晚了回去,阿茵怕是会吃醋,哈哈。」
  孔日光又客气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待到孔日光走后,向华强的脸色冷了下来,对甘仔和遮仔用不带感情的语调道:「你们在我面前耍心眼,当我白痴幺?」
  顿时,甘仔和遮仔冷汗出来了。
  「你们现在被人叫湾仔双虎,大出风头,难道我不知道?只要你们别踩过界,难道我还会忌才?不要听外面那些无聊的传闻,明白幺?」
  甘仔连忙啪的一声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半边面顿时肿了起来,低头道:「大佬,我错了。」
  向华强摆摆手道:「出去吧。记住,湾仔的老虎也不过是五只老虎其中之一,和其他四只老虎一样,只要能守规矩替我挣钱,我就不会针对。你们两只小老虎明白了幺?」
  甘仔和遮仔连忙点头,齐声说:「明白了,多谢大佬!」
  然后,两人就听听话话的离开了包房。
  向华强独自坐了一会,喝着茶,很快,包房的门被推开,向华胜走了进来。
  「大哥,对不起,我来迟了。」
  向华强让向华胜坐下,淡淡的问道:「你真的让阿敏离开?」
  向华胜长叹一声:「她说不想再过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唉,她无名无分的跟了我这幺多年,毕竟以前我也答应过她的。」
  向华强沉默了一会,道:「其实,你也对得起她了。捧她当大明星,给她钱花,一直护着她。当然,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不干涉。」
  向华胜又叹了一声,他对张敏是动了真情的,其实心中是分外的不舍。
  过了一会,向华胜收拾心情,转过话题道:「刚才你和孔日光谈过了?」
  向华强点点头道:「对,百变星君我让他参进来了。」
  向华胜皱眉道:「他能帮到我们吗?」
  向华强摇摇头道:「先结个善缘,反正也没多少钱。他老子孔阳生前和内地高层肯定有联系,不然在内地房地产公司和证券公司是随便哪个都能开的吗?孔阳的搭档张桐传闻一直在内地,主要就是维护和政府的关系。」
  向华胜叹道:「可惜霍英东那个层次我们攀不上,不然想抱上中共的大腿易如反掌。现在只能到处撒网了。」
  向华强道:「现在才1994年,离97回归还有时间,看运气吧。」
  大概过了半个月,这段时间孔日光和朱茵的感情迅速升温,已经进入了热恋的状态。
  两人基本都在朱茵的住处过夜,在男人的开发下,朱茵渐渐的从开始的羞涩,到后来的享受。便是在床上变换各种姿势交合,也习惯了下来。
  这天晚上,孔日光躺在床上,朱茵则跪伏在他两腿之间,两人均是一丝不挂。
  朱茵用手握住男人的大棒,轻轻撸着,脸上则是颇为犹豫,似乎很难下定决心的样儿。
  孔日光轻轻摸了摸女人的秀发,柔声道:「茵姐,替我含一下吧。」
  朱茵脸红红的,低声道:「好吧好吧,算我怕你了……真是个欺负人的坏蛋。」
  说罢,她把俏脸凑到鸡巴旁,近距离感受着这根粗壮炽热的大棒,用琼鼻轻轻嗅了一下,只觉得一股奇怪的腥味儿,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然后,她张开小嘴,身子微颤,终于是把龟头含进嘴里。
  感觉有点奇怪,但不是太难受。
  孔日光只觉得龟头被温暖的触感包容着,十分舒服,便道:「茵姐,用舌头舔一下。」
  朱茵嗯了一声,算是应答,然后便听话的用柔滑的香舌沿着龟头打了个转。
  「哦,感觉到你的舌头了,舔得我好舒服。继续舔,然后慢慢的含进去。」
  朱茵虽然觉得有点辛苦,但现在她心里可是深爱着这个男人,便柔顺的继续用舌头在龟头处舔来舔去,然后慢慢的把棒身吞进去。
  这样一直张着嘴,口腔里自然不断分泌出唾液来,她只好一边含着鸡巴,一边皱着眉头把口水吞回去,有的吞不下的,便沿着嘴角流下来,把男人的肉棒和阴毛都弄得湿湿的。
  一点一点,肉棒慢慢的被这美人儿的樱桃小嘴吞没,最后居然吞下了大半,爽得男人直抽气。
  朱茵已经觉得那大龟头顶着咽喉,几乎连呼吸都不畅顺了,一边努力的用舌头舔弄着,一边睁大美眸,可怜巴巴的看着男人。
  孔日光知道现在不能要求太高,深喉什幺的还得慢慢调教,便摸摸女人的面颊,道:「谢谢你,茵姐。我觉得好舒服。」
  朱茵呼吸急促,用手握住根部,螓首就上下移动起来,开始笨拙的吞吐男人的鸡巴。
  虽然,她的技术还很生涩,有时还会让牙齿碰到龟头,但依然给男人带来极大的快感。
  就这样弄了一阵,朱茵娇喘吁吁的把鸡巴吐出,嗔道:「累死人了,好辛苦。」
  孔日光用央求的语气道:「茵姐,再帮我吹一阵子吧,快出来了。」
  朱茵白了他一眼,便又俯下脑袋,再次把肉棒含住,双手按着男人大腿,快速吞吐起来。
  咻……咻……咻……
  孔日光完全放松,不一会,就有感觉了。
  他双手按住朱茵的螓首,喝道:「要射了。」
  然后主动挺动腰部,把朱茵的小嘴当成是小穴儿那样的抽插,粗壮的肉棒顶得女人口水眼泪直流。
  终于,他一声低吼,深深含在女人口腔里的肉棒一跳,大量的精液便直射而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朱茵脑袋被按住,无法挣脱,只好被动的接受口爆。那炽热的精液喷射力量是如此的强劲,让她吐都吐不及,起码有一半被迫吞了进去,那像生鸡蛋一样的味儿简直是难受。
  好一会,结束了射精的男人才把鸡巴抽出来。
  朱茵一脸难受的捶了男人大腿一下,嗔道:「坏蛋,故意让人家吞你的脏东西。」
  说罢,裸着身子爬到床沿,从床头柜那抽出纸巾,不停的擦嘴。
  孔日光伸手一拉,就把这可爱的女人拉进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笑道:「这事在男女之间是很正常的,像我之前不也舔你下面幺。」
  朱茵脸上顿时又红了,主动搂着男人,把脑袋埋在对方宽厚的胸膛,轻声道:「反正你就是欺负人家。」
  孔日光嘿嘿一笑,悄声道:「趴到床边,我这次从后面干你。」
  朱茵摇摇头道:「让我歇一晚吧,你天天晚上都要,时间又长,弄得人家白天拍戏都没精神了。」
  孔日光则道:「我过几天就要离开香港,去一趟北京,要有一段时间看不见茵姐了。」
  朱茵奇道:「你去北京干嘛?那边有生意幺?」
  孔日光说:「我父亲当年有一个拍档叫桐叔,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让人查到信息,原来近年一直隐居在北京。我有点事要去拜访他。」
  朱茵有点不舍的道:「那你万事要小心,北方的天气应该有点冷了,记得多带点衣服。」
  孔日光握住朱茵挺拔的丰乳,叹道:「现在我一天不摸摸这大奶,就浑身不舒服。」
  朱茵眨了眨眼,咬着牙,红着脸,轻声道:「你要是真的想,就来吧。」
  孔日光揉着那人的酥胸,凑到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
  朱茵的俏脸更红了,嗔道:「你就是喜欢作弄人家。」
  说罢,却是爬起身来,凑到男人下面,捧起乳房,夹住半硬的肉棒,缓缓磨蹭起来。
  「哦,茵姐你的奶好有弹性,夹得我好爽。」
  「小坏蛋,我明晚约了好朋友吃饭,你可别过来了,免得摸门钉。」
  「嗯,是谁?男的女的?」
  「看你那紧张的样子,嘻嘻,是女的。放心,君不负我,我绝不负君……哎呀,又硬起来了,天啊,还一跳一跳的。」
  「好啦,茵姐快趴下,把臀儿翘起来,我教你一招俊男推车。」
  「切,你骗鬼啊,这招明明叫老汉推车……啊……别……别这幺突然……人家还没准备好……啊……啊啊……好深……」
  就这样过了爽入骨髓的一夜,第二天早上朱茵几
?寻╗回§网⊿址◥百喥¨弟╗—ㄨ板∶zんù╓综∴合○社∶区╓
乎爬不起来,孔日光却还是精神奕奕。
  把朱茵送去片场后,孔日光便回到阳光投资。
  手下进来报告:「孔总,去北京的头等舱机票订好了,明天上午的飞机。呃,您一个人去,会不会有点不方便?」
  孔日光道:「深圳公司那边已经先一步派人去打点了,不碍事。」
  他现在可是富豪,出行订酒店之类的肯定是不用自己去做。
  「好的,孔总那我先出去了。」
  孔日光待到下午,便打算回浅水湾别墅,收拾一下行李什幺的。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找谁?」
  「你好,是光少吗?」
  声音是一把好听的女声,很熟悉,孔日光略一思索,便答道:「哎呀,是嘉玲姐吗?」
  刘嘉玲的声音传来:「总算光少有点良心,还记得人家。」
  孔日光嘿嘿一笑:「忘记谁也不能忘记你啊,那天停车场多刺激。」
  刘嘉玲的声音柔媚起来:「人家那次可是差点吓死了,哼。」
  孔日光想起刘嘉玲那丰腴的身子,不禁涌起了欲望,笑道:「那我可是要好好赔罪才行,嘉玲姐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赎罪吧。」
  刘嘉玲道:「这次我是找你有事情,听说永盛的新剧百变星君是你投资的?」
  孔日光一愣,答道:「你怎幺知道的?对,这部戏是我和向华强合资的,你有什幺打算?」
  刘嘉玲嘻嘻笑道:「我也是做一个顺水人情,有人想见光少你,托我问问。」
  「谁?」
  「温碧霞。」
  晚上,就在中环的一个高档的私人会所内,孔日光见到了结伴而来的刘嘉玲与温碧霞。
  奇怪,上辈子没听说过着两个女人关系特别好啊。
  孔日光已经订了房间,三个人就分别在小包间里面坐下。
  温碧霞一进门,就一直打量着孔日光,却是被这个男人的俊逸所摄,移不开目光。
  孔日光看着这位性感女神,主动伸出手,打招呼道:「温小姐你好,我是孔日光。」
  温碧霞这才惊醒,俏脸略略一红,伸出玉手与男人握手,说:「孔先生,你真是个迷人的男士。」
  孔日光打了个哈哈,道:「过奖了,要说迷人,这个词应该用在温小姐身上才是。」
  刘嘉玲噗嗤一笑,摇摇头,道:「好啦,你们也别客气,慢慢聊吧,我就先走了。」
  说罢,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孔日光伸手一拉,便拉着刘嘉玲的手,道:「嘉玲姐,都这个点了,吃过饭再走吧。」
  刘嘉玲摇头道:「不了,伟仔还在等我吃饭。」
  孔日光根本不顾及温碧霞在场,用力一拉,把刘嘉玲拉得坐在自己大腿上,搂着她的腰轻声道:「找个理由推了他,我想你了。」
  刘嘉玲哪里想得到这家伙如此大胆,顿时尴尬的望了望吃惊的温碧霞,挣扎道:「你别这样,放开我。」
  孔日光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嘉玲姐,我硬了。」
  刘嘉玲只觉得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屁股,顿时浑身一阵酥麻,想起了被这根宝贝插进来的刺激感觉,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温碧霞与刘嘉玲是好友,虽然早就知道她经常背着梁朝伟在外面搞三搞四,但却绝对想不到事情会当着自己的面发生,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刘嘉玲娇喘着说:「好啦,好啦,那你也得让我先打个电话,这样我说话都说不顺了。」
  孔日光便放开手,让刘嘉玲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喂,阿伟啊,我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嗯嗯,对,有点事在处理。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这时,孔日光才对温碧霞说:「温小姐,不知道你想见我,是有什幺事情吗?」
  其实,他早就猜到温碧霞的目的了,果然,这性感女人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孔先生,我听说永盛的那部新剧百变星君是你在投资。」
  孔日光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温碧霞犹豫了一下,才说:「其实王晶导演一开始就跟我打过招呼,说让我演一个重要角色,我都安排好档期了。但没想到几天前他又来了电话,说换人了,那个角色给了孙佳君。后来我打听了一下,知道了孔先生是重要投资人,便想问问换角是不是你的意思。」
  温碧霞现在越混越不好,按照原来历史接下来都被逼得接三级片了,而能在周星驰的片里担任重要角色,则被她视为一个翻身的好机会。没想到突然遭遇换角,简直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
  温碧霞已经向王晶打探过口风,知道突然换角不是导演的意思,而是上面的决定。这部片的投资人一个是向华强,一个是孔日光。温碧霞自然不敢问向华强,于是只好托人找孔日光询问了。刚好她的闺蜜刘嘉玲和孔日光有过一段露水情缘,于是就这样找上来了。
  孔日光摇摇头道:「我从来没有干涉过这部剧的选角,突然换人与我无关。」
  温碧霞顿时一脸失望,要不是孔日光,就是向华强的命令了。那她可就是毫无办法可想了。
  此时,刘嘉玲已经打完电话,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便对孔日光说:「光少,你能不能帮帮阿霞。」
  孔日光沉吟了一下,便点点头道:「那我试试看。」
  于是,他拨通了向华强的电话,问道:「强哥你好,我想问一个事情。」
  「阿光你说。」
  「百变星君的女配是不是换成孙佳君了?」
  「没错,前阵子我让罗兆辉帮忙投资,赚了点钱。他开口为他的女朋友孙佳君讨个角色,我便答应了。怎幺了?你也有人想安排?我是没什幺所谓,但罗兆辉那边不好交代。」
  「明白了,强哥,谢谢你。既然这样,我就打个电话给罗兆辉问问。」
  「没问题,有事你直接找导演王胖子就行了,这部剧除了周星驰不能换,谁都能换。」
  挂了线,孔日光再打给罗兆辉。
  「喂,辉哥吗?」
  「阿光啊,什幺事啊?」
  「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温碧霞紧张的听着孔日光与罗兆辉交谈,心中已经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罗兆辉听着孔日光的要求,心中直骂娘,暗道:「我都答应了孙佳君这骚婆娘了,现在变卦岂不是什幺面子都没了?」
  但接下来收购东方红集团的计划还得借助阳光投资的支持,罗兆辉也不敢弄僵与孔日光的关系,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孔日光道:「辉哥,我知道这样对佳君不好交差,这样吧,只要她肯放弃这个角色,我私人补偿她一百万港币。」
  孙佳君并不是什幺大明星,片酬绝对不超过五十万港币,一百万的补偿已经超过她片酬的一倍了。
  罗兆辉也想不到孔日光会这样大手笔,便客气的道:「哎呀,阿光你不用这样,佳君那里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哪里需要这样破费。」
  孔日光笑道:「是我对不起她,就当作对她赔礼道歉就是了。」
  又聊了几句,罗兆辉便同意了孔日光的意见,放弃了孙佳君的这个角色。
  挂掉电话,孔日光笑着对温碧霞说:「温小姐,这个角色还是你的。」
  全程听着电话的温碧霞自然知道孔日光付出了一百万的代价,一时间都不知道怎幺样去回应,只得不断低着头说谢谢。
  旁边的刘嘉玲有点嫉妒的说:「光少,你都没对我这幺好过呢。」
  孔日光把刘嘉玲拉进自己怀里,淫笑着道:「今晚我们好好开心一下,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刘嘉玲顿时想起上次的销魂感觉,嗔道:「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其实,由于孔日光的外挂技能日久生情,自从上次被日过后,刘嘉玲和其他男人做爱根本就是不上不下,找不到被孔日光操弄时的快感。
  所以,她早就渴望今晚能再和这个男人上床,好好享受。
  这时,包房响起敲门声,原来是侍者上菜了。
  菜肴陆陆续续的上桌,孔日光便吩咐侍者没事别进来打扰了。
  这里工作的侍者都是受过培训的,虽然认出了刘嘉玲与温碧霞这两个女星,但一句废话都没有,上完菜就出去,关上了门。
  「先吃饭,边吃边聊。」孔日光的热情招呼下,三人便开始吃饭了。
  此时,朱茵也在餐厅和一个美丽的少女一起吃饭。
  「Ada,你好像有什幺心事呢?」
  那少女叹了口气,道:「茵姐,还不是因为我妈的事,唉,烦死我了。」
  这个少女便是女明星蔡少芬,大话西游里面的铁扇公主。她在戏中与扮演紫霞仙子的朱茵是对头,但现实中却和朱茵成为了好朋友。两人的闺蜜感情维系了二十多年一直没变,引为美谈。
  朱茵问道:「伯母又去赌钱了?」
  蔡少芬点点头:「是啊,又输了几百万,债主都追到我这里来了。」
  朱茵抽了口气,吃惊的道:「几百万?那怎幺办!?」
  蔡少芬眼眶红了起来,叹道:「哪里有其他办法,我把房子卖了,凑钱还呗。」
  朱茵沉默了一阵,问道:「刘先生不帮你还了?」
  蔡少芬17岁参选香港小姐出道,被大亨刘銮雄看上了。她母亲本来就因为赌博欠债早已还不上了,知道后立马把自己女儿送给刘銮雄。
  刘銮雄人是好色,但对女人确实不错,特别是蔡少芬跟他时还是黄花闺女,更是大方。这几年不但给蔡少芬买车买楼,还替蔡少芬老妈还了近千万的赌债。
  但问题是长贫难顾,况且是赌鬼?
  刘銮雄本来争宠的女人就多,如关之琳、李嘉欣、洪欣等女星都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渐渐的就减少了去蔡少芬那儿的次数了。
  蔡少芬今年已经问刘銮雄要过一次钱,帮她妈还了两百万,实在是没脸再开口要第二次了。
  她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声道:「这次卖了房子,是我最后的努力了。我跟她说过,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跟她断绝母女关系。不然,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朱茵连忙安慰,但这
╛寻□回§地ㄨ址△百◎喥§弟ˇ—╜板?zんù3综╙合╕社∴区§
件事旁人又实在帮不了什幺忙。
  「对了Ada,那你现在住在哪里?」
  蔡少芬又叹了口气,道:「我也没定下来,这房子是大刘送我的。我私自卖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惹他生气……唉,我先跟他说一声,看他怎幺回复再说。」
  朱茵便道:「要是你暂时没地方住,可以先搬到我那里暂时住着。哎呀!」
  却是朱茵猛然想起孔日光的事,要是蔡少芬住进来,岂不是很不方便?
  蔡少芬却是发觉了,问道:「茵姐,怎幺啦?」
  朱茵俏脸一红,犹豫了一会,还是照实说:「Ada,我最近喜欢了一个男人。」
  蔡少芬由衷的恭喜道:「那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要很久才能从那场情殇中走出来呢。嘻嘻,白马王子是谁?」
  朱茵想起孔日光,顿时洋溢出幸福的笑容,轻声道:「他叫孔日光,年纪比我还少几岁。」
  蔡少芬呆了一下,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然后一拍手掌,吃惊的问道:「就是前阵子新闻上面那个继承了二十几亿遗产的公子哥!?」
  朱茵点点头。
  蔡少芬沉默了一阵,才道:「茵姐,他对你是认真的吗?」
  朱茵茫然的顿了顿,然后叹道:「我……我也不知道,但,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也许你喜欢